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I'm not a baby - Chapter 1

Twenty One

Cute大大最新力作《俺不是宝贝儿》中文版今天起正式上线啦~~

在这个Evak是儿时玩伴的平行世界中,又会发生怎样动人的故事呢~

欢迎各位看官点赞评论相互勾搭23333


PS:分割线下加粗部分为现在时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原文链接▶

I'm not a baby(cuteandtwisted)

授权截图▶



🎵BGM▶

Do you believe in love(Graig David)



Summary:

“这是Even,我的哥们。虽然关于他是我的私人男仆这部分是真的。”

“哥们?你哥们?!见鬼,Isak?你在Nissen学的那套称兄道弟的东西我们不需要。”

别来无恙,Isak和Even是儿时好友。

或者,是青梅竹马!你们想要的平行宇宙在此献上。


 Chapter 1: 记得当初?

 

正文

0.   16 & 18

连续第三个周五,Isak又隔得远远地盯着Even看,在拥挤的派对里尴尬地自顾自笑着。他看着Even大笑的样子,像一颗发光的星体,别人绕着他运行是自然而然的。他看着他,手心冒汗,胸腔闷闷的,心里胀满痛楚。

Even发现他在盯着看,跟着马上朝他的方向走过来。

“怎么了?” 他问,漫不经心地靠在墙上。

“没什么,” Isak说,望向一边,摆弄着手机。

“那个女孩刚才看了你有一会儿了,” Even说,下巴指向一个金色长发女孩。

她的名字叫Sara还是什么的,也是在Nissen读书的一年级新生,而且她的确朝他俩的方向看着。

“她兴许是在看你。” Isak说。

“没可能,我看到她盯着你有一会了。”

“行吧,好,无所谓。” 他翻了个白眼。

“Isak,” Even转过来看着他,“你知道你超性感的,对吗?”

啥?

Isak的呼吸顿了一下,眼睛睁大了好一会,然后才清清嗓子,挤出一个不安的笑容。

“你说什么呢?”

“我认真的,你是这儿最性感的人,” 说着Even一笑,“Eva是错的,你才是性感的那个,不是我。”

他在干嘛。

“你什么情况,今晚你怎么这么奇怪?”Isak说。

但Even没有回答,他只是一直盯着他看仿佛时间永恒静止,他看上去在欣赏他,然后结束在他脸上的流连后,视线终于锁定在Isak的唇上。

什么-

没有任何预警,Even把他的脸捧在手心里,而Isak已经无法呼吸。

他们处在派对的中心,每一个他们认识的人都在。我在做梦吗?他妈的到底怎么了

Isak在十六岁爱上了他的亲密挚友。

————————————————————————————

“记得当初我妈开车从学校载我们回去,你当时4岁,尿在了车上一直在哭的事么?”

“首先,那都是胡说八道,Even,没那回事,其次,你当时六岁,所以你不可能记得,研究显示人到7岁的时候才开始记事,所有你记得的事要不就是别人说给你听的,要不就是你编的。” Isak说。

“童年期遗忘不是三岁以下的事吗,怎么变成7岁了?说的就是你啊,不是吗?”Even调侃着。



1.   4岁 6

当人们问起Isak什么时候认识的Even,他答四岁。他完全不记得什么时候了,但Even坚持他们认识的时候一个是4岁,一个是6岁,Isak不记得他的童年了,只有一些碎片,他也不相信那些碎片里的记忆。

但是呢,Even出现在大部分的相册里,出现在大部分的生日录像里,还是许多许多的信和纸条里,他都给收在一个盒子里。

Even一直都在,无论是笑着,拉着他的长发,推着他,还是比他个儿高,吹熄他的生日蜡烛,或是踢足球赢他,管他叫小公举。

Isak不记得许多了,但他记得他有多嫉妒Even比他个子高,比他大。

“有一天,你也会六岁的,我保证。”

————————————————————————————

“记得当初你把我一头打倒在地吗,Jonas?我好像是8岁还是几岁来着,我都不记得了。”

“呃,那其实是Even啊。” Jonas说。

“什么?不啊!是你!” Isak说。

“不是啊,是Even,哥们,你的记性怎么和屎一样?连我都记得那件事!你妈妈过来把你扶起来,然后冲Even吼,怪他有多动症,那个时候开始两家的母亲就不说话了,记得吗?”



2.   8岁 & 10岁

Even十岁的时候,他被确诊患有多动症。

Isak只从他父亲那里听说过,他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鉴于他们相隔两岁,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度过,他和Even不再像以前总是玩在一起了。

但每次看到对方,他们都能再玩起来,他们可以好几天在一起玩电视游戏,看电视,或者干脆什么也不干,他们的父母就在对方父母家房子里喝着咖啡或是茶。

然而,自从Even把Isak一头打倒在地后,两家母亲彼此不说话了,而且Isak还不可以再去见Even.

Isak不介意,他听妈妈的话,而且不管怎么说Even要大得多。

————————————————————————————

“记得当时在初中,那些男孩捉弄你,我为你出头的事吗?你好像十岁的样子。”

“Even,你说什么呢,为我出头?”Isak翻个白眼,“我们在初中的时候还说话吗?”

 


3.   10岁 & 12岁

Isak十岁的时候,经常被一些低年级的男生欺负,因为他留长发。Jonas说他必须去和他们对峙,他来帮他。但是有一天他一个人的时候被他们堵在了角落里。

Isak受够了一言不发,像个弱鸡,所以他把其中一个男生推倒在校园的中间。

“不准再笑我的头发!”他含着泪喊道。

其他男生准备开始打他,然后突然之间Even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

他比他们所有人都更高更壮,他站在Isak身前,怒视着他们。

“离他远点!”

 

Isak和Even的友谊在那之后就和好如初了。

“什么是多动症?”Isak问。

“我不知道,”Even说,“他们说我集中不了精神,一直都很兴奋。”

“哦,好吧。”

“Isak,抱歉我之前推了你。”

“什么?什么时候?”

“没关系了。”

————————————————————————————

记得当初你差点把我给弄死了吗,Mikael?”Isak说。

“呃,别提醒我,Even因为那天的事到现在还威胁要杀了我。” Mikael说。

“啥?那都好久以前的事了,十岁的时候吧。”

“你十一岁的时候。”Even说。

“不对,我记得很清楚是2009年的夏天。”Isak说。

“是2010年的夏天,那时你刚满11岁。”Even说。

“你怎么什么都记得?”Isak问。

“就是在那个夏天你让我心碎的,我怎么忘得了?”

“Even,你说什么呢?”

“那个夏天你把你漂亮的头发给剪了!我不会原谅你的!”



4.    11 & 13

Isak长到十一岁的时候,他们决定骑自行车下陡坡,Mikael拉了下他的头发让他失去了平衡,结果他摔得特别惨。

他记得自己往下滚了有一会儿,就等着能停下来,等着撞上什么硬东西。他记得Even,Jonas和Mikael在他身后大喊大叫,他记得他们脸上惊恐的表情,还有Even吓到失魂的样子。

Isak摔完后就觉得听力受损,他很慌因为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但是他的痛感和听觉立刻恢复了,痛得他直哭。

“Oh,草,握草,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啊?我好对不起。”Mikael在发慌,而Jonas在查看他的伤势。

“我妈会杀了我的。”他结结巴巴地说。

但是跟着Even一把把他俩推开,把手放在Isak脸上。

“Isak,你还撑得住吗?是哪里受伤了?”

“我不知道,见鬼。”Even摸到他膝盖的时候 ,Isak疼得龇牙咧嘴。

“别说脏话。”Even说。

然后他转过身在他面前蹲下来。

“爬上来,我把你背回家。”他说。

“搞什么鬼?”

“你爬上来就好了,你这么小的个子,我又是这里最高的,上来吧。”

Isak的确很小只,他整个受伤的身子蜷伏在Even背上,血都留在高个男孩的新耐克T恤上。

Isak抓着他的肩膀,头发一直黏在Even的脖子和脸上。我应该把我见鬼的头发绑起来。

Even加快脚步,哪怕他们是在往上爬坡,Jonas和Mikael则拖着他们的自行车跟在身后。

“你干嘛走得这么快?”Isak问,“你都喘不上气了。”

“因为我要拉开他们和我们的距离。”

“为什么?”

“这样你可以放心哭,”Even说,“疼的话就哭出来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Isak靠着Even的肩膀贴得更紧了,不出声地哭起来。

第二天他就剪掉了他的头发,而Even整整一个星期都不愿和他讲话。

————————————————————————————

“记得Magnus第一次喝醉吗?”Isak说,“他吐得到处都是,太搞笑了。”

“我人就在这呢,蠢货!”Magnus说,“而你还不会喝酒呢,Isak!”

“是啊,好嘛我不是一个狂躁的酒鬼,我两年前才开始喝酒。”

“你其实是在12岁的时候喝醉的。”Even说。

“哈!”Magnus叫道,“拿证据出来给我们看看啊,朋友。”

“什么鬼,Even?我从来没有在12岁的时候喝醉,你在说啥呢?”Isak说。

“迎接2011年的圣诞节,有想起来什么吗?”Even说。

“哈?”

但然后他就想起来了一些事,然后另外一些事,突然间,他整张脸都红了。

“什么?!”



5.  12&14 

学期开始时,Isak很少能见到Even了。他上初二而Isak还在上小学。

他不怎么在意,反正他仍然和Jonas成天待在一起。

但是Even长得更高了,更壮了,而Isak不太喜欢这样。他不喜欢他有了新的大朋友,这样他就再也没有时间和Isak一起玩了,所以他开始喝酒。

他还不喜欢Even有了一个女朋友。

“她胸大吗?”在圣诞假期里他问他。

他在Even家里,他已经12岁了,他不再需要得到母亲的准许才能出去了。

“我还没见过她的胸呢!而且我也不想看,昨天我和她分手了。”Even说。

“啊?为什么?”

“我不知道。我觉得我们没有太多共同点。”Even说。

“这也太差劲了。”

“我认真的。她吻技很好,但是当我们出去约会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很无聊。”

“没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让你觉得厌烦的。”Isak说。

“你不会啊。你从来不会让我觉得厌烦。”Even说。

“可是你让觉得很烦。你有酒吗?”

“什么?!”

“干嘛?我知道你喝酒啊。”Isak说。

“你才12岁!”

“那又怎么样?”

“你还是个小宝宝!”

“我不是小宝宝!”

 

一时间天旋地转,Isak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他就一直笑。

“酒真是个好东西,Even!”

“呃,你最好打电话给你的父母,告诉他们你要待在Jonas那儿或者什么别的地方。你不能喝成这样回家。”

“去你的!我好着呢!”Isak大喊着。

“Isak,别喊!”

但是Isak没有停下来,他开始声嘶力竭地唱一些傻气的歌,而Even在房间里追着他让他闭嘴。

“别唱了!我妈要过来了。”Even恳求道。

Isak没再发出声音,整个世界都在旋转,他觉得头晕目眩又快乐无比。等他意识过来时,他被高个子男孩的手捂住了嘴巴,把他牢牢压在Even的床上。

“嘘!”

他不再动来动去,所以Even移开了他的手。他们的脸贴的很近,Isak一直盯着Even嘴唇。

“干嘛?”Even说,“你盯着什么看呢?”

Isak推开他坐了起来。

“Even,我能问你个问题嘛?”

“你已经在问了。”“啊?”

“没事,你想问什么?”Even说。

“接吻是什么感觉?”

“啊?”

“我从来没有吻过任何人,不过我们班上有一个女孩子,她叫Lisa,然后我想我们很快会接吻的。”Isak说,“我希望我能表现得好点儿,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

“你在向我征求接吻建议?”

“是的。”Isak说。他面颊绯红,眼皮沉重。整个世界依旧天旋地转,Even的嘴唇看起来那么漂亮,好像比Lisa的还漂亮。

“呃,我不知道。我想你只要把嘴唇贴在一起就好了。”Even说。

“那舌头呢?你知道的像电影里那样。”

Even笑了。

“Isak,答应我你不会把你的舌头伸进Lisa的嘴里。”

“为什么不?”

“那不是初吻时应该做的,你应该温柔一点,我觉得,闭上你的眼睛然后相信你自己就好了。”

“这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建议。Jonas说我应该伸舌头的!你弱爆了!再给我点啤酒!”Isak又重新开始喊起来。

“不行!”

Isak拿到了更多的啤酒,然后他们都喝醉了。不过没关系,因为他打电话给了他的妈妈说他要睡在Jonas家,而她喜欢Jonas。

他们躺在地板上,当Isak告诉他一些随便什么Jonas的故事时,Even正在玩着他的头发。

他们一直笑个不停,喝得酩酊大醉。他的母亲如果发现他又在带坏他一定会暴跳如雷的。“你甩了你女朋友时她都说了什么?”

“我没有甩了她!我只是告诉她我很抱歉,我没有爱上她。”Even说。

“呸!弱鸡!”

“Isak!搞什么!谁教你说这些的!”

“管他的,我都12岁了!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所以她说了什么?”Isak说。

“呃,她说我吻技太糟糕,然后她更喜欢William还是什么的。”

“什么?贱人!草!女孩子都可坏了坏了!”Even大笑起来,Isak又开始大喊。

“没关系。我跟她说我也喜欢别人。”他说。

“什么?谁?”

“你。”

“Even,这么说太基了!”Isak笑着说。

Even也笑了。

“但这是真的!我不知道,比起她我更喜欢你。我宁愿和你一起玩,也不要和她。这样的话我就变基了吗?”Even问。

“我不知道啊。你为什么要问我啊?什么鬼?”


Even的父母睡着了,所以他们跑下楼去偷点伏特加。

“操,Even我看不见。”

“那是因为我把灯关了。”


他们躺在Even的床上,笑着,朝对方推着。

“我不觉得你是个同性恋,Even。”

“啊?”

“比起你的女朋友你更喜欢我是因为我太特么酷了,不是因为你是个同性恋。”

Even笑了。

“好吧,感谢告知。”

“我认真的!我觉得如果想变成同性恋的话,你还会感觉想吻那个人。而不只是和他们待在一起,你不觉得吗?”Isak说。

“你说得对。”

 

Isak记不起来他们当时在做什么或者发生了什么。昏暗的房间,旋转的世界,而Even在吻他。

所以他回吻了他,直到他们俩都睡了过去。

 

第二天,回家的一路上他一直很慌。

喝醉了会让你想亲吻人吗 ——谷歌搜索

喝伏特加会让人变成同吗 ——谷歌搜索

如果你是一个男孩,当你醉了以后亲吻了一个男孩会发生什么? ——谷歌搜索

我是个同吗 ——谷歌搜索

 

周一休息时间过后,Even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祝你和Lisa顺利!希望我们的练习有成效!哈哈哈哈 XD

一周后,Even开始和一个叫Anna的女孩子约会,而Isak不再和他说话了。

他们有整整一年没有再说话。

————————————————————————————

“记得当初你还想撮合我和Eva吗?”Even说。

“我的天!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还是蛮搞笑的。”

“我当时不知道她想要的是Jonas。”



6.  13& 15

等到13岁的时候,Isak大部分时间都和Jonas混在一起,Jonas的女朋友Ingrid,还有她的好闺蜜Eva,日子过得还不错。

Ingrid在Eva 10年级的时候和她打赌问她敢不敢去找个男朋友,所以她去找了Isak求助。

“呃,搞什么?”

“我听说你有个竹马比你大两岁。”她恳求道。

“Eva,搞毛线啊。我甚至都不再和他说话了。”Isak说。

“为什么?”

“随便,我不知道。我们就是不再见对方了。”

“拜托了,Isak,求你了!我们打了个赌,我答应如果我输了的话要剪掉头发。”Eva说。

“你认真的?什么呀?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求你了!Jonas和我说你以前也留过长发。你想象一下我会有多痛苦。”

 

不知为何,Isak最后还是答应了整件事。几天后,Even来和他们一起喝咖啡。

这是有史以来最尴尬的碰面。他,Jonas,Ingrid,Eva,还有Even坐在一起。

我他妈的在干什么

 

当Even意识到他被撮合了,他没有掩饰他的失望。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想我了还是什么。”

“呃,我是想你了。”Isak说。

这是真的。

“Isak,你是为了打赌。我很抱歉我现在感觉很糟糕。”Even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让你心情不好还是什么的。”

“不管怎么说我有女朋友了。她叫Sonja,我觉得你会喜欢她的。”

 

Isak知道她是谁。他见过她在学校的走廊上纠缠着他。

他讨厌她。

————————————————————————————

“记得当时我发现你,Even和Sonja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刚玩了3 P呢。”Mikael说。

“我嘞个去!”Isak说。

“等等,什么?我想我会记得,我的生命中有过这么一个美妙的夜晚的。”Even说。

“呃,你当时很抑郁。而且事情不是那样!她也不知道我在床上。”Isak说。

“等会,什么?”



7.  14岁&16岁

Isak14岁的时候接到Even妈妈的电话,问他是否可以去一下他们家,显然,Even感觉不好,他拒绝见Sonja和他的朋友,他几乎不下床。

“他对你无话不说,你能来一下吗?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房间拉着窗帘,Even蜷缩在床上,他看起来小小的,好小只。

“嘿,怂包,是我。我听说你有点衰?”Isak说道。

Even醒着,但是没有回应。

“嘿,发生什么了?”Isak爬上床去,当他看见Even呆滞的眼神时,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他看起来很难过。

“我不知道。”Even说。

“是Sonja吗?你和她之间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是。”

“那是什么?

“Isak,我觉得我有点不舒服。”Even小声说。

Isak忍不住伸手将他额前的头发拨开。

“什么意思?”

“我不想活了,所有事情都让我厌烦。”

Isak从没见过Even如此难过,如此情绪低落。当然,Isak也有过心情不好的时候,但是和Even声音中的绝望相比,那根本算不了什么。

这简直让他心碎,真的,Isak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他想改变它。

“什么叫你不想活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他勉强说出口,非常地紧张。

“Isak,我是认真的。”

“好吧,你告诉你妈妈了吗?”

“没有。”

“为什么不呢?”

“她会气疯的。”Even说。

“我一直对任何东西都提不起兴趣来。”

“你在多动症发作的时候会感觉抑郁吗?Isak说。

“我不知道。”

“你还在为那个接受治疗吗?”

“我他妈的不知道,我没再吃药了。我不知道,我只想睡觉。”Even听起来沮丧,疲惫又难过,那么难过。

“嘿!”Isak用手捧着他的脸,Even闭上了眼睛。“你不许消失或者怎么样,你听见了吗?”

然后Isak在他身旁躺下,将他揽进自己的怀里。

“陪着我?”Even冲着他的脖子小声说道。

“好的。”

“求你别告诉妈妈。”Even哀求道。

“好吧。”


Isak整个周末都留在那,只有一次他离开了Even房间去给他的妈妈报平安,说他只是和女朋友Sonja之间发生了一些蠢事。

但是他忍不住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Even听起来真的很糟糕,他的状态几乎就像Isak自己的妈妈。

呸,不会的,Even他妈的才没有疯掉。


他在Even的床上睡了三个晚上,他们没有什么身体接触,但是Isak想。

于是周日晚上,Isak将自己的胸口靠在Even的背上,用胳膊环着他的腰。

我会一直抱着你,直到你好起来。

这画面其实蛮搞笑的,因为他比Even小很多。

更可笑的是,第二天Mikael打开门,发现他和Even,Sonja一起躺在床上。

她一大早进来,只看到Even和Isak盖在毯子下面。

“这他妈怎么回事?”Mikael大喊道。

“嘘,他在睡觉呢!”Isak和Sonja异口同声道。

 

在那不久,Even被诊断为抑郁症,Isak感觉如同末日降临。

————————————————————————————

“记不记得那次滑雪之旅,我们大家进门就撞上Magnus在那打飞机?”Mahdi说道。

Isak爆发出一阵笑声。

“去你们的!搞得好像你们从来都不会打飞机似的。”Magnus说。

“哥们儿,无意冒犯,但是我一定会等到回家之后再。”Jonas说道。

“我去,你们记得他的表情吗?我们进去的正是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Isak说,捧腹大笑。

“你应该研究一下你的高潮脸,哥们儿。”Mahdi说道。

“我的高潮脸?!什么鬼?你会研究这种东西吗?”Magnus说。

“别听这些小孩子的,Mags,做你自己就好。”Even说。

我说,别听这个家伙的,他对所有事情都会给出最糟的建议。”Isak说着翻了个白眼。

“你从来没让我对你的高潮脸提建议,你这样可有点不公平了!”Even说。

“Even,我一点也不想和你讨论我的高潮脸,或者和你讨论任何这类的事情,什么鬼。”

Even笑了,倾身在他耳边小声说。

“不过我喜欢你的高潮脸。”

“什么鬼啊,Even!”在Isak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之后,他几乎叫出声来。

他的脸羞红,他想去死。



8.  15岁 & 17岁

当他十五岁的时候,Even邀请Isak、Mikael和Jonas去他父母的小屋。

“我能带我女朋友Ingrid吗?”Jonas问。

“抱歉,哥们儿,但是我告诉Sonja这是男孩们的聚会,我不想让她生气。”Even说。

 

“你为什么和Sonja那样说?”Isak说。

“呃,她抱怨我总是想要和她啪啪啪,所以我想这是给她放松一下吧?”

“什么?”

“我总是太饥渴,但是我猜如果她不在这,我就不会想要了,懂了吗?”

“这完全说不通啊。”Isak说。

“处男会这么说。”Even调笑道。

Isak目瞪口呆。

“卧槽?你竟然!?处男?我?什么?”Isak反驳到。

“你不用在我面前假装,我不在意的。”

“Even!”

“Isak,你有在别人面前脱光光过吗?或者说有人看过你全裸的样子吗?”Even问。

“什么鬼?”Isak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他只好作罢。

“这其实真的是很美好的,我觉得直到我在某人面前完全赤裸之后,我才真正知道我是谁。就好像你自由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Isak并不懂他的意思,但是他感觉慌乱不堪,困惑不已,大/麻让他high地飞起,于是他直接忽略了这回事。

 

他们抽大/麻烟,在小泳池里游泳,Isak忍不住盯着Jonas的后背看,大部分时间他都和Jonas待在一起,而且他不知怎么已经习惯了追随他的每一个动作,习惯了看着他宽阔臂膀上肌肉的张驰。

Mikael正在厨房和只穿着短裤的Jonas打闹,Isak受不了,他借口逃了出来。

他把他们三个留在楼下,径直进了浴室,坐在马桶圈上,脱下裤子,将自己握在手里。

我恨自己。

所以当几分钟后Even突然把门推开的时候,他几乎要窒息了。

“卧槽,Even!”

“我,呃,我很抱歉,我只是。”

出于某些原因,这反而让Isak的欲望更加强烈,他羞愧难当,但是却停不下手里的动作。

Even就现在门边,张着嘴盯着他看。

“该死,快走开,拜托了!”Isak红着脸含着泪哀求道。

“我,呃……”

Even反而走了进来,锁上了他身后的门。

“你要干嘛?”Isak颤抖着,还在抚慰着自己。

“我不知道。”

于是Even跪在他面前,用手掌包裹住他,Isak呼吸急促,想竭力抑制住呻吟声。

什么鬼。

但是这感觉很棒,棒极了。

“操!”

Isak现在全然地呻吟着,他想尽量把声音压低,但是这其实是第一次有人真正意义上地在抚摸他。

“为我射出来,来吧,快,Isak。”

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你这样简直是太性感了,卧槽。”Even凝视着他的眼睛,仍然抚摸着他。

Isak不知道他踏入了哪一个平行世界,但是他不能转移目光,他呻吟着,胸膛起伏,他停不下来,他做不到。

他搞得一团糟,这大概是他生命中最糟糕的时刻了。

Even抽出一些纸巾,擦干净他的手,然后去擦Isak,而Isak就那么一脸难以置信地坐在那。

我他妈的想死。

“我他妈的想死!”Isak说着将头埋进手掌之间。

“别拿这个开玩笑。”Even说。

操,当然了。

“我很抱歉。”Isak说。

“没事。”Even站起身,Isak忍不住盯着他牛仔裤的前端看。

“你也,呃,需要帮你那个吗?”Isak问。

去他的,现在没有回头路了,管他的,就来吧。

“什么?”

Isak却已经解开了Even的牛仔裤。

“你在干什么?”Even尖声说。

“我不知道。”

“Isak,快停下,你还是个小宝宝!不要。”Even推开他的手。

“闭嘴,我不是个小宝宝了,我已经他妈的十五岁了,我只是在还个人情,我讨厌亏欠别人。”

Even想再反驳点什么,但是Isak已经把一只手伸进了他的短裤里头。

“天哪!这样太不对了!”Even说。

“管他的,就是两个哥们儿帮对方解决一下,行吗?”

Isak从没有见过Even如此生涩,如此迷乱,如此紧张。他想尖叫,他想尖叫并且他想成为见鬼的Sonja,成为那个和Even抱怨做得太多的人。

现在两个人都站着,Isak的右手握着Even,Even的手捧着Isak的脸。

他一边呻吟着,一边凝望他的眼睛,Isak从来没有如此意乱情迷,Even一直看着他的嘴唇。

“如果你现在吻我的话,我他妈的就会叫出来了,我没开玩笑。不管你在想什么,别那么做。”他气喘吁吁地说道,被情欲冲昏了头脑,拜托

“去他的!”

于是Even吻了他,落在他脸颊上的一双大手烧灼着他的肌肤。

Oh my god. Oh my god.

Isak还在抚摸着他,而现在Even如饥似渴地狂吻他。

还有舌头,舌头!交缠唇齿间夹杂着呻吟声。

Isak胡乱地亲回去,抚摸着他直到Even将自己完全释放在他手中。

“Fuck, fuck, fucking hell. Shit。”Even乱作一团,胸膛上下起伏。

他们相互抵着额头喘xi着。

但是他的手机突然开始响起来。

Sonja。


Even和Sonja当天就分手了。

他们从来不谈那次“互撸共high”的意外,但是每当Even走进房间Isak就会辗转不安。

几周后,Even又和Sonja复合了,对他来讲杀伤力很大,大得要命。

Isak还是对在体育课上看Jonas或Chris这事有感觉,但是完全比不上Even多看他哪怕一小会儿的时候,他胸口火焰熊熊的感受,完全比不上。

他努力保持距离,想把真实感受藏在心底,但他做不到。

Even对着他那样微笑,来学校里堵他问他干嘛不理人,每当Isak妈妈病情发作都跑来看他,他怎么能做得到。

我完了。

————————————————————————————

还记得Even差点在Jonas家里揍了一个家伙吗?真搞笑。” Magnus说。

“呸,蠢透了。”Isak说。

“Elias 有点混蛋, 我很抱歉Isak”Jonas说。

“有点?只是有点吗?”Even嘲笑道。

“嘿!”Isak翻了个白眼。



9.   15 & 18

Even只在Jonas家里见过Elias一次,但也足够Even差点放倒他了,因为他管Isak叫“小基佬”。

“管他的,Even,他就是个混蛋,别理他。”Isak看到他皱起了眉头,就这么说道。

但是Even没有放过他,当然不会。

“嘿兄弟,无意冒犯,”Even直视着Elias的脸说,“我是说我甚至不知道你姓啥名啥,不过听着,我知道Isak有张漂亮脸蛋,而且可能这会儿还让你精虫上脑了,我打赌你晚上睡不着觉,因为你想着‘哦艹我是gay吗?’这类玩意儿,想个不停,但是别把你的狗屎泼到他身上。”

 

“Even,特么的什么鬼啊?太尴尬了!我可以为自己抗争,你把事情变得更糟糕了!现在我看上去像个找大朋友来给自己出头的软蛋。”

“对不起,我当时没想到。你就像是我的宝贝,你懂的,我不能坐视不理。”

“你的宝贝?你说什么呢,Even?信不信由你,你说的这些鬼话跟Elias的闲话一样伤人,我不是宝宝!我他妈的快16岁了!”

“你有一张娃娃脸,又不是我的错!不过别怕,我确信你会摆脱婴儿肥,明年一定超级高大,焕然一新!”

“呸。”

 

他和Sonja在交往,他喜欢妹子,他和妹子上床,不要再瞎想了。

但是那天晚上入睡前,他笑得甜甜的。

————————————————————————————

“还记得Nissen一开学你就非让我去一年级派对吸引妹子吗?”Even说。

“嘿,那不是我邀请你的原因。”Isak说。

“那是为什么呢,嗯?”

“你懂的。”Isak说。

Even笑了。

“我喜欢那个答案。”



10.   16&18

Isak想不起来他具体在什么时候把Even当成了最好的朋友,没法准确定位,从没想过。毕竟友谊也不是这样子,没有仪式,没有“恭喜了你是我的最好朋友”这种时刻。他们从未真正承认,或是大声说出来,Isak从没多想,直到一些妹子问他Even是谁。

Even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撞见Isak哭泣(还有高潮)的人。

他是唯一一个知道他《罗密欧与朱丽叶》看哭了的人。

他是唯一一个知道他有多爱Jason Mraz的人。

Even听他抱怨一切,总是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一直在那里,不管Isak对他多坏都原谅他。

Isak真心觉得小黑屋事件后他们两个的情况变古怪了,但又没有。

他们之间有了更多调笑,而且Even有时候盯着他看太久了,但是一切都没变。Even没有把他推开,或是待他不同了。

 

 “我是他最好朋友/私人男仆,”Even说,“很高兴见到你。”

Isak翻了个白眼。

“最好朋友?好俗套,我们又不是女孩子!”Isak说,然后把注意力转向有着一头黑长发的妹子,“这是Even,我的哥们。虽然关于他是我的私人男仆这部分是真的。”

“哥们?你哥们?!见鬼,Isak?你在Nissen学的那套称兄道弟的东西我们不需要,”Even笑容满满,“而且‘哥们’会做我们做的事情吗?然后那是什么,我们又不是女孩子?这跟是不是女孩子有关系吗?什么时候只有女孩子可以有最佳闺蜜了?”

Even的喋喋不休似乎把妹子吓跑了,Isak推了一把他的肩膀。

“你的人生目标就是毁了我和每个姑娘的约会机会吗,嗯?”Isak说。

“其实是的。”Even咧着嘴说。

“你是最烂的僚机了,说真的。你比我大,是别的学校的。你应该用‘三年级’的派头来吸引妹子,让他们觉得跟弱鸡的你比起来我才是酷酷的那个。”

“哦是吗?”Even调笑道,靠得更近了,引起了他那令人尴尬的难言之欲。

“你说‘哦是吗’是什么意思?我当然是酷酷的那个了。”然而他这么说道,努力掩饰自己多么慌乱。

“嗯,那我是什么呢?”Even说,这时Eva走了过来。

“你好帅哥!”她说,小小地抱了一下Even然后放开。Isak想把她推开。“你们在聊什么呢?”

“Isak在说我们这段关系里他才是酷酷的那个,而我是弱鸡的那个。”Even说。

“好吧,首先,我们没有这种关系!”Isak说。

“哦对不起,我好坏,我们的兄弟情,长达12年的兄弟情。”Even笑着说。

“哦去你的!”

“呃,弱鸡的那个?我觉得Isak是想说性感的那个。”Eva说,朝Even眨眼。

“你好毒舌啊,Eva。”Isak说。

Even笑了,那种大大的“Even式狂笑”让每个人,每个人都察觉到了什么。

 

派对平静下来了,Even一直让接近他们的妹子们都走开。

“听着Even,只是因为你和Sonja分手了,伤心欲绝,或者其他什么弱鸡会有的感受,不意味着你也要拉我下水!”

“你最近为什么这么急着找个妹子?你甚至都不喜欢女生。”Even说。

Isak的眼睛睁大了。他说什么?

“啥?什么鬼?”

“你之前说过,还记得吗?‘我们不是女孩子,Even’”他说道,声音拔高模仿Isak,“听上去你对妹子有意见,我猜的。”

Even笑了,Isak意识到他刚刚呼吸停止了。哦我的天。

“Isak,你没必要向任何人证明,你知道的,对吗?只是因为你开启了Nissen的第一学年并不意味着你要拈花惹草来树立一种阳刚之气或是别的什么。”

“Even,你把胡言乱语都抛给我,我就不能把你的话当真了,不是每个人都去Bakka 或者有Tumbarell的。”

“是Tumblr。我是认真的,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Isak。”

我知道。

 

“你知道你很性感,是吗?”

“啥?”

“我说真的,你是这里最性感的人了,”Even微笑道,“Eva错了,你是性感的那个,不是我。”

“什么鬼?你今晚为什么这么奇怪啊?”Isak说,心脏快跳出喉咙了。

 

Even双手捧住Isak的脸,一切都太过了。Isak喘不过气了,Even盯着他的嘴唇。

他们在派对中间,这里的每个人他们都认识。我在做梦吗?现实是啥操蛋玩意儿?


Isak反应过来前,Even正在压扁他的脸蛋,挤压他的双颊,笑得像个孩子。

“啊!干嘛啊?”Isak试图摆脱他的控制,但是大男孩不肯放开。

“你这样看上去好好玩!哦我的天,你的脸,Isak!记得小时候我也这么做吗?你总是要抓狂了。”

“嘿,停下!我们都特么的不是小孩子了!不要这么奇怪!”

“Even,我知道你感觉很糟糕,因为你和Sonja分手了,但请不要这么对我,”Isak叹了口气,“你今晚真心毁了我钓妹子的一切良机,因为你刚才搞的这些花招。”

Even停止大笑:“那不是我这么做的原因。”

Even的凝视那么温柔,温柔极了。他看着Isak,就好像捧着全宇宙的秘密珍宝,他忍不住脸红了。

别那么奇怪。

“那——”Isak几乎说不出口,“那你为什么这么做?”

他的语调太弱气吞声了,太充满希望了,太别的什么了,他的心脏跳得很快,在胸口跳得快极了。

“你知道为什么。”Even停止挤压他的脸颊,转而轻柔地抚摸着。

Isak盯着他,双眼睁大,嘴唇分开,肋骨间心跳响得像打鼓。

“仔细想想,你那么聪明,能想出来的。”Even低语道。

他就那样放开他的脸,消失在人群中。

当Even好不容易找到他的时候,Jonas说他和某个妹子走了。

“她超辣的,哥们。”于是他微笑着和Jonas击掌,假装自己没有心碎。

 

该死的混蛋。

 

Isak失魂落魄地回家,发现他爸爸收拾好行李站在门口。

他妈妈在屋里精神崩溃了,盘子碎了一地,墙壁摇摇欲坠,世界末日来了。

他拿出手机,编辑了第一条他能想到的短信。



 

Isak一晚上都躺在Even床上,他抱着他,就像他以前从未被拥抱过。

“Even。”

“嗯?”

“我觉得我是gay.”

“没关系。”

Even把他抱得更紧了。

 

“Isak。”

“嗯?”

“我要是疯了你会离我而去吗?”

“不会,永远不会。”

 

“Even。”

“嗯?”

“我父母要离婚了。”

“我很抱歉。”

 

“Isak。”

“嗯?”

“我觉得我疯了。”

“不,你没有。”

 

“Even。”

“嗯?”

“我爱你。”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1 )
热度 ( 284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