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That's not my name-Chapter10

Twenty One:21小报今日标题——

夏去秋来,《俺不叫那个名儿》剧情迎来新高潮!

《俺名》十大谜题之一:作者层出不穷的场景图到底从何而来?

《俺名》十大谜题之二:男主接连不断的表情包究竟源于何处?

接下来,就由21帮你揭开第10章的面纱,看完你自会得知——

文中并没有答案 :)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原文链接▶

That's Not My Name-(cuteandtwisted

传送门▶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BGM▶City Of Stars - Pier-(Ryan Gosling)


 

Chapter 10 New York City

Summary:

四个男孩(Mahdi不在 )+紧急熄火+欲求不满

正文:

威廉斯堡,布鲁克林——九月

“我一直忘了你答应了。”

“想到你离我那么遥远,我就受不了。”



Isak的心砰砰直跳。

“呃,朋友?你介意现在给我一个答复吗?”那个中介女孩打破了沉默。

Isak带着些许的慌乱和害羞从Even的怀里挣脱开来,他转过身面向中介姑娘。

“呃,对不起,我想考虑一下再回复你。”Isak说。

“如果楼下那个人决定要租下这间公寓的话,我就帮不了你了。”她说。

“没关系。”

 

当他们走到街上时,骄阳似火,燥热难耐。Even戴上了墨镜,走在Isak身后。

“Even?”

“嗯?”

“你是,呃,你是想让我搬去和你一起住吗?”Isak犹豫不决的问,转过身面向他。

“呃,我不知道,”Even说。“也许?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我的意思是,上个月实在是糟糕透了,我知道我简直一团糟。我想现在还为时过早,我是说在你称呼我为你的男朋友的那天,我差不多快疯了,所以这么做还是太早了,而且我也不想吓到你。但是——”

当Isak伸出手抓住他的手时,Even停下了他的长篇大论。

“Even,我没有被吓到,”Isak说,“我是说,是有一点被吓到,因为,好吧,我的确觉得这样进展太快了。我不知道你是否能一直待在我身边。而且,呃,我的意思是我现在确实和你住在一起,但是我仍然需要一个地方,你知道的,在那我可以放我的东西,还能偶尔邀请Markus过来玩。你住的地方实在是太远了,当秋季学期开始之后我做不到每天从布鲁克林往返。我也不知道,对不起。”

Isak看着他们的手,等待在这个痛苦的时刻Even能说些什么。

那个大男孩却用一只手臂环住了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

“你不需要道歉。”他说,在Isak的头发上印上了一个吻。

“有一半的时间里,我都不知道我他妈的在想些什么,但是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烂了,你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我们回家吧,我敢说男孩们都饿坏了。”

 

他们一行人一起去了Two Boot Pizza店,Jonas其实能懂一些Even不停提起的推荐。

“我搞不定这些时髦的鬼东西。”Isak叹气道。

“兄弟,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些什么乱七八糟的。”Magnus附和道。

Even和Jonas都笑了,然后他们开始互相分享Isak的囧事。

“我恨你们两个。”


“那么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Magnus问道,又咬了一口粉先生披萨。

Isak的眼睛突然睁大了,脸红红的,Even迷之微笑。

“哇哦,怎么回事?听起来很有意思啊,什么鬼?”Magnus几乎是在喊,“Jonas,你知道吗?”

“不知道,兄弟。”

“说真的,你们怎么认识的?我是说两个挪威小伙同城遇见的几率有多大呢?是通过app吗?那个gay app叫什么来着?Grinding还是啥的。你是不是在简介里写了‘我只勾搭挪威人’?Isak,那听上去好种族歧视啊。”

Even开口的时候Isak差点就要给Magnus泼饮料了。

“我们是在演唱会上认识的。”Even说。

Isak眼睛要喷火了,怒视着他:“Even!”

“我在人群中一眼望见他,就跟着他去了卫生间。”Even咧着嘴继续说。

“他妈的闭嘴,Even,哦我的老天。”

“干嘛?这是真的啊。”大男孩耸耸肩道。

“呃,好奇怪,”Magnus说,“你怎么知道他会对你有兴趣?我就一直很好奇同性恋是怎么找到同类的,太奇怪了。”

“Magnus,拜托。”Jonas再次扶额。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兴趣,”Even说,“我只不过是相信我的直觉,虽然挺花时间的。他不会一下子投怀送抱,需要好多表情包和引诱。”

“我要走了。”Isak说,从椅子上站起来。Even大笑起来,Magnus更懵逼了。

Isak很感激Even跳过了一夜情那部分的故事。

 

“我喜欢他,他蛮酷的。”Jonas说。

他们朝着码头走去,Magnus和Even走在前面。

“Yeah, 呃。我不知道该说什么。”Isak说。

“兄弟,这酷毙了,你没必要觉得怪怪的,我们不在乎。而且他真人更帅。”

Isak没忍住咧开嘴角。

“什么鬼啊Jonas?”

“干嘛?”

他们都大笑起来,加入Even和Magnus一道看日落。

 

第二天早上11点他们去了时代广场。Isak全程翻白眼,而Jonas拍了上百张快照。

“我讨厌这个地方。”Isak咕哝着低声说。

Even用他的专业设备给Jonas和Magnus拍照,Isak在一边翻白眼。最后他也加入了合影,发给Mahdi。

Isak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和Even来时代广场。他从没带他来过纽约这座城市里游人如织,拥挤不堪的地方,除了布鲁克林高地步道。

Even穿着灰色T恤,戴着黑色墨镜,还穿着这么骚包的牛仔裤,真好看。Isak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被Magnus发现了。

“操,你真的太gay了,兄弟。”

“去你的Magnus。”


天气好极了。不像先前那么热,太阳没那么猛,但Isak还是忍不住觉得怪怪的。Even没看他,没碰他,几乎没调戏他。

Isak觉得可能是因为Magnus他们在,而且他告诉过他不要在公众场合秀恩爱。但是当他们坐在红色台阶*上,Magnus花了5刀和一个cos钢铁侠的家伙合影时,Isak意识到也许是出于别的原因,因为Even虽然人在那里,眼里却布满阴霾。


(*red steps

Isak曾经费尽全力想要拂去的那层层悲伤,现在又在Even的凝视中卷土重来了,那哀伤仿佛又把Even吞噬了。

Isak忍不住悲从中来,尽管Even尽其所能的用他那标志性的微笑来散发光芒。但他知道那并非真情实意,他现在能分辨真笑与假笑了。


Even在浏览他相机里的照片时Isak伸手抚弄他的头发。

Even睁大眼望着他。

“怎么了宝贝?”Isak问,手指梳理着他的头发,没注意到Jonas听到“宝贝”时迅速转了头。

“呃。没事,你想说什么?”

Isak另一只手抚上Even的脸。

“你看起来有点儿难过。”他说。

“我没有!”

“你甚至都不看我。”Isak说。

Even笑了,把相机放到大腿上,也伸手抚上Isak的脸。

“我在忙着看你的照片呢。但你说得对,我应该看本人。”

Isak笑着靠过去。Even双眼睁大,表情像在问“你确定吗?”

Isak拉近距离,轻轻地吻了一下Even的嘴唇。当他退回来的时候,他们朝彼此微笑。而Magnus在背景里要原地爆炸了,Jonas假装看手机,虽然他没有电话也没有wifi.


Isak决定他不在意了,只要觉得开心就开始抚摸Even。大男孩有些不可置信Isak在朋友面前如此深情地公开示爱,所以一整天都在喘息中度过,但每次他都会笑,慢慢的,缓缓的,早晨他双眼里还密布的忧郁阴霾,开始烟消云散。

 

“你俩能不能不要腻腻歪歪了,过来先帮我和挪威国旗拍张照?”Magnus说道。

他们身在洛克菲勒中心*,而Isak不敢相信他们说服他花30美刀买了一张巨石之巅 *的票。


(* Rockefeller Center

译注:洛克菲勒中心( Rockefeller Center)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是一个由19栋商业大楼组成的建筑群,各大楼底层是相通的。

*“巨石之巅”(top of the rock),在洛克菲勒中心GE大楼顶部,是著名的观景平台。这里视野开阔,可以360度鸟瞰曼哈顿全景,虽然它不及帝国大厦高,但是它也有许多独到之处,这里视野良好,不受阻挡,不仅可以欣赏帝国大厦的雄姿,还可以近观中央公园四季美景。天气晴朗时,能见度可达130千米。洛克菲勒巨石之顶在关闭20年后,于2005年再次次向公众开放,提供67、69、70三层观景平台。成人参观票价是25美金,限时1个半小时 。附官网网址:https://www.topoftherocknyc.com/


“他妈的30美刀啊?等于我三顿午饭,你们在搞笑吗?就为了俯瞰一下城市的破风景,我去谷歌地图也能看啊!”

而等Isak一到楼顶*,就闭嘴再不抱怨了。


(*top)

“好吧,是挺好看的,”Isak说,“但是花10美刀才差不多,而不是30,贵得离谱啊。”

Even笑得眯起眼,然后Isak忍不住在只有他俩的时候,一路沿他的下巴吻过去,Magnus和Jonas决定去上一层。

Even一直低声轻笑地躲开他的嘴唇,所以Isak只能吻到他的嘴角和脖子。

“让我吻你,我想吻你。”Isak抱怨道。

“说好的不公开秀恩爱呢?”

“我不在乎,你现在看上太他妈撩人了,”Isak说,“Even,你知道你都对我做了什么吗?”

Even看着他睁大了双眼,然后抱紧他的腰,前倾在他耳边耳语道。

“Baby, 你在说什么呢?今天你好好看过自己吗?你穿白色T恤的样子,我的天!我都等不及把你扛回家然后把你生吞活剥了。”他说着。

这句话打了Isak个措手不及,脸刷的全红了,直到Jonas和Magnus回来。

“怎么回事这是?为什么Isak的脸憋得通红?”Magnus问道。

Even搭电梯的时候一直从头乐到尾。

 

Isak在男孩们前面走着,快得不可思议,然后一到地铁站就甩开了他们。

“Isak,你慢点,你跑啥?”Jonas问道。

“这可是纽约,我们必须走快点!”他回道。

 

不全是假话,但事实就是他超尴尬,牛仔裤对他来说已经有些太紧绷了,而且他快要藏不住他的性冲动了。

Fucking Even.

所以当Even在地铁,站在他和Magnus之间咧嘴偷乐的时候,Isak狠狠瞪了他5分钟。

“不用谢我。”Even笑着说。

“操。”Isak咕哝道。

 

当他们到达钱伯斯大街,Even提议去星巴克歇一歇,然后点了一块巧克力曲奇条,拿到门的客户密码后,就拽着Isak去了一间厕所。

“Even,你在干嘛?”Isak脸红通通的。

“我要来帮你熄熄火,宝贝,抱歉我表现得像个混球。”

“你就是个撩人精。”Isak说道。

“别说话了。”Even咕哝着拉开Isak的牛仔裤拉链。

 

“噢我的天!在公厕里口?太惊人了吧?这么基的事听上去好棒啊!”10分钟后当他们从厕所回来的时候Magnus说道。

“你们说什么呢?!”Isak的声音比平常高了八度。

“哥们,恕我直言,不过你的勃起已经没了。”Magnus说道。

Jonas笑到失魂落魄,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

“我他妈好想去死。”Isak悲叹道。

“抱歉让你失望了,Magnus,”Even说,“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啥?”Magnus有点懵。

“我只用了手。”Even回道。

“我的天!快给我他妈的闭嘴!我要灭了你。”

三个人一齐笑到天昏地暗,直到Isak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全宇宙最幸运的小混蛋,于是一起笑了。

“兄弟,无意冒犯,但是麻烦你把手拿开。” 当Even把手环在他肩膀上试图照张世界贸易中心*的照片时,Magnus尖叫起来。


(*One World Trade Center

“我洗手了,我发誓。”


和这些男孩在一起感觉很好,Isak希望Mahdi也能来,但他很忙,而且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空出时间给他。

Isak看着Jonas和Magnus因为Even说的什么事情大笑了起来,他意识到他的男朋友真的有种魔力。

每个人都爱你。

 

他们整个周末在四处游玩。他们乘地铁到高街,从布鲁克林的那一侧穿过布鲁克林大桥,就像Even以前告诉过他的那样。他们去了炮台公园*,围绕着布鲁克菲尔德公园*探险。


(*Battery Park


(*Brookfield place)

下午,他们回到了Dumbo。当他们走在布鲁克林高地长廊时,Isak忍不住脸红起来。

“你在想什么?”Even问。 

“你。我在想你。“Isak承认。 

“你太可爱了。”Even露出笑容,揽过他的腰。

 “该死的!你们两个真的太过分了。“Jonas叹了口气。 

“去你的,Jonas,你和Eva在一起的时候根本好不到哪里去!”

 

“好吧,下一站是高线公园。” Magnus说。 

“高什么?”Isak问。 

“高线!你确定你在纽约呆了8个月吗?什么鬼?这是我必去景点清单的第三位。” Magnus说。 

“你还有个清单?”

“啊,我竟然从来没有带你去过高线公园。我怎么会忘了这个?” Even说。

他们到了Meatpacking区的高线公园*,Isak试图理解消化这个在一个废弃的高架铁路顶部建公园的概念。


(*High Line)

“纽约人太有创意了,Wow。” Isak说。

“虽然我之前就知道了。” Jonas说。 

“无所谓啦。” 


他们走了十个街区,拍照,然后决定坐在草地上,面对着一条街道*,等待日落。


(*in front of one of the streets)

“这景色太美了,这钱花得值。” Even说。 

他们最后躺在草地上,Jonas开始用他的手机上播放歌曲,而Magus打了个盹。 

 

Isak紧紧依偎在Even的胸口,而那个大男孩玩着他的头发。 

当Jonas和Magnus走下去买冰淇淋的时候,Even把手缠在Isak的腰上。

“嗯。所以Jonas,hmm,”他说。 

“什么?” 

“他很萌。” Even说。 

“你说什么?”

“我只是随便说说。”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Isak大喊。 

“奥,我好受伤。”

“Even,你是我的男朋友。”

“我只是说他很萌。而且他似乎挺可靠,人也不错。” 

“随你。” 

 

他们沉默了几分钟,然后Isak再次开口。 

“好吧,当我在Nissen的时候,我可能喜欢过Jonas。”

Even笑了,然后用手肘撑起身子,看着Isak。

“发生过什么吗?”他问。

“什么?!没有!而且他生来就直直的,只不过,你知道,可能是对他迷恋或什么的。我的意思是他是我第一个有感觉的男生。“ Isak说。 

Even玩着他的头发,点头。 

“你在嫉妒吗?“

“没有,宝贝,我才没有嫉妒。“ Even说。 

“好吧。”

Even微笑起来,亲吻他,浅浅一啄。 

“我很高兴你告诉我这个,现在,我对我没有在高三的时候转学到尼森感到更糟糕了,我本可以把你迷晕的。”

“是啊,对。当然。” Isak翻了个白眼。

“我是认真的,我正在想象你十七岁的样子,Oh my god. 操。”

“闭嘴,”Isak脸红了而Even笑了。

“我喜欢你害羞的样子,我爱你。”

Isak本可以推他然后回答“闭嘴”,但Even穿着白色t恤在日落前的光线下看起来那么好看,所以他伸出手,触摸他的脸。

“我也爱你。”


“操,他们还在亲热,我受不了了。Jonas,从现在开始,我们应该自己出去玩了。” Isak 听到Magnus抱怨道。


两周过去,时间飞逝。这个星期,Jonas和Magnus两个人自己在城里玩,而Isak则在上班和去实验室。有些晚上他就住在自己那儿,留下男孩们和Even在一起。

仿佛Even一直是他们小团体的一部分,Isak不禁对此感到奇怪。你与我生活的每一面都完美契合。

Magnus在得知Markus 正在加利福尼亚度假时感到心如死灰,他真的挺想见他的,而Isak只是想到这两个男孩真正聊天的样子就笑出了声。

最终Jonas和Magnus离开了这个城市,到波士顿和华盛顿去玩了。 Emmanuel帮他们在airbnb预订了房间,然后Magnus喋喋不休地聊起他的胡子。

 

瞒着Even,Isak自己在打听公寓的事,对此他也很内疚。他几乎在Even那儿度过了所有的夜晚,他也觉得付着租金但是从来不在那里住挺傻的。但他真正相信的是,如果他搬进去,他们之间的关系会莫名地改变。

Isak记得Even在他沮丧时需要空间,但他不知道如果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他该怎么做。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知道Even希望他搬来和他一起住。他也知道那就是他们一起参观了第一间公寓之后,他变得这么奇怪的原因。

Even已经变得很没有安全感,而且几乎开始在他周围蹑手蹑脚。他总是贬低自己,说自己“是精神错乱的”,“不知道自己在做或在想些什么”,以及他知道Isak永远不会想搬来和他一起住。

Even一直定期去治疗,与医生会面,但Isak仍然觉得Even不相信他自己值得拥有一秒的幸福。当他们两人特别开心时,他可以从他的眼里看出来。

那只会持续一秒钟,那只会是一个闪回,但Isak从来没有错过那一瞬。

那就像是Even停下来提醒自己,无论他们拥有多么快乐的时刻,那都是暂时的。 那真伤人。

 

Isak一个地方都定不下来,所以他最终先接替一个月Markus室友的房间。那位28岁的家伙正处于博士最后一年,所以他与他的导师一起去韩国参加一个研讨会了。

当然,Isak付了当月的租金。他觉得这样自己就会有时间去寻找更长久的住处,而他不能在城里转悠,因为Magnus 和Jonas还在那里。

 

离别的那天早上,Magnus 抱了Even超久。但他因为有个重要的实验要参加,没能到机场送别,但他答应他会去奥斯陆看他们的。

Jonas在机场地铁上一直说着笑话,但看到他们要走,Isak还是很伤心。

“别担心,兄弟。 我们会在5个月内见到你。”Jonas边说,边紧紧拥抱着他。



秋季的学期开始了,Isak被工作淹没,他讨厌Markus的其他室友。但天气是完美的,Even不停地带他在城市里悠游漫步,参加一些“文青”的活动。

“Even,你在干什么?”

“我在吻你的脖子。”

“我们在看芭蕾!为了你!而你却一直打断我,还撩起我的欲火。你厉害了啊?!”

 

“我爱秋天。秋天大概是我在纽约一年里最喜欢的季节。我迫不及待想你看到中央公园*的所有树叶,你会爱上那景色的!”Even说。


(*foliage in Central Park


“就这样,我受不了和Markus住在一起了,跟在他后面收拾东西又烦又累,就是这样!”Isak一边走向Even的床一边叹气。

“宝贝,你几乎都不收拾自己的东西,你在说什么呢?”

“啊,闭嘴!”Isak说着将脸埋进Even那个Tommy Hilfiger的枕头里。

“Isak。”

“嗯?”

“搬来和我一起住吧。”Even说。

“呃。”

“听着,”Even坐在床上,抓着Isak的手,“我知道我们之前讨论过这件事,但是我觉得现在我们可以付诸行动了,我知道从这到哥伦比亚路程很远,但是没事!我一定会送你去上课的,我不在意。如果你烦我了,我可以睡沙发,或者你可以住Sophie的房间,最近她谈恋爱之后几乎都不在家,我们可以分摊房租,这样你就不会感觉别扭了,我们可以用那些钱做更多的事情,我们还要去看百老汇的表演,参观博物馆,真正花钱参观的那种;我要带你去MoMA*,我是说我们可以在周五下午四点钟之后免费去,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至少在那待一天。我知道我可能会失控,但是我在努力,我发誓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每一天都是,我一直在习惯我的用药剂量,Manevitz医生非常乐观,她说我做的非常好!Isak,我想要这样,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好好做点什么,我想这么做,如果你也想的话,当然,我不想给你压力,但是——”


(*MoMA

译注: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常简称为MoMA)是一所在美国纽约市曼哈顿中城的博物馆,也是世界上最杰出的现代艺术收藏之一。)

你真是要了我的命,我好爱你。

Isak忍不住,跪在床上亲吻着Even。

“别说话。”他抵在Even的唇边说。

“Isak,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Isak吻得更深。

Even托着他的屁股,将他推倒在床垫上,跨坐在他身上。

“然后呢?”

“然后我现在想做。”

“Isak……”

Even眼睛睁得大大的,因为Isak抱着他翻了个身,这样他就在上面了,然后开始拉开Even牛仔裤的拉锁。

“Isak,什么鬼啊?”

“宝贝,我好想要你。”Isak说着亲吻他的脖子。

“啊?”

“求你,求你了,我想要,你知道你每次做演讲的时候我有多饥渴难耐吗?我要,可以吗?我们做吧,我们可以待会儿再聊。”Isak恳求道。

“Isak,为什么这听起来就像你要和我分手了一样?”

“呃,快闭嘴,Even!我想把你骑在身下行吗?乐意吗?”

Even没话说了。

 

“好,没问题!我会搬来和你住的,不管怎样。”

他躺在Even的胸口,完全筋疲力尽,欣喜若狂,正从高潮中平静下来。

Even在他背上画着圈,每十分钟里都时不时抱抱他。

“你为什么一直这样抱我?”Isak问。

“我一直记不住你刚答应了我。”

“你好傻。”

“我知道这只有四个月,但我还是很开心。”Even说。

只有四个月。

Isak的心开始在他的胸膛里乱跳,他之前一直忙着在这学期剩下的时间里找个地方住,然而他却忘了这段时间其实是多么短暂。

Even又一次拥抱他,抱得很紧,非常紧。

“操,Isak,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只剩下四个月了。”

什么!?

Isak似乎早就忘了他要在12月回奥斯陆去完成他的学业,不知怎么,另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也在这种转变中被他遗忘了在这其中丢失掉了。

纽约是个有魔力的城市,是个不夜城,是一座集美丽、活力、兴奋、阴暗、悲伤、繁复、鼓舞、快乐、落魄、完美、宽容、慷慨和盛大于一身的城市,如此盛大。纽约是一场梦,纽约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纽约是Even Bech Næsheim的别名,而Even Bech Næsheim也是纽约的另一个名字。

Isak就要离开,而Even不会。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0 )
热度 ( 248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