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That's not my name-Chapter9

Twenty One:21小报今日标题——

时间线终于推进到夏日的八月,接下来又会如何发展;

作者真实身份曝光:疑似扭腰旅游推广大使;

Magus登场:Evak最大cp党诚不欺我。

原文链接▶

That's Not My Name-(cuteandtwisted

 

传送门▶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BGM▶summer rain-(£L / depression / uǝǝʇʇɐǝqpɐǝp)

 

 

 

Chapter 9 Baby

 

 

Summary:

Isak很坚强。

Magnus和Jonas抵达纽约。 

正文:

汉密尔顿高地,曼哈顿——八月

“我知道这太自私了,但是不要租下这间公寓。拜托了,说不。”Even说,“想到你离我那么遥远,我就受不了。”

“你还——你还爱我吗?”

他感觉像是挨了一耳光,Isak停下了奔跑。

“什么?Even,你在说什——”

“没有,没有关系的,如果你不爱我了的话。”

Even仍然在电话那一端哭着,“你不用过来了,拜托,别来,我很好,Isak,我会好起来的,我保证,对不起。”

当Even挂掉电话,Isak感觉他到了另一个世界,感觉自己诡异地脱离了现实,有那么一瞬间,他忘了自己是谁,在哪里,为什么狂奔,为什么他的心在胸膛里如此沉重,为什么他无法呼吸。

当Isak重新恢复意识,他感觉好迷茫,在过去的24小时里他经历了太多的情绪,他连哪怕一分钟呼吸的时间都没有。他开始哭泣,因为一切都毫无意义,Even没事,他没有失去知觉地躺在某个地方,他很安全,他很好,他正试图将自己赶走,当然,Isak知道他会这么做,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Isak本应该兴高采烈,但是他却只想哭,他从没有承受过如此大的压力,甚至在他的妈妈发病的时候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太伤人了,他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好像他本该避免它们发生一样。几个星期以来,他都一直知道,知道Even总是感觉如有神助,同时他也知道他已经太久没睡觉了,他知道他在抽大麻和酗酒,他早就知道这些,却让这些事情放任自流。

他之前只是停留在脑海中的恐慌里,放纵Even亢奋的性欲,我简直是个怂包。他知道会这样,那些持续激起的性兴奋,那些对触摸、舔舐和撕扯的不断渴求,他在书上读到过,但是他却对如何应对这些毫无准备。

自责让他寸步难行,他无法呼吸,他对自己跪在地上毫无意识,直到他感觉到有一只手落在他的背上。

“你还好吗?你需要帮助吗?”声音来自于一个遛狗的中年女人,语气中满是担忧。

“我好累,我太笨了,我太。”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要我打911吗?!”

这好像让他回过神来。

“什么?!”他突然抬头看那个女人,“不,不用,我很好。”

我他妈的在干什么。

他站起来,擦掉眼泪。

“我要走了,我得去找我的男朋友。”

他在急诊室里一看到Even就扑了进去,他走到床边,但是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如何穿过房间的了。

突然间,Even就在他的怀抱里,Isak埋在他的头发里哭了起来。

“我好高兴你没事,我的天啊,你没事,你没事。”

Even并没有抱着他,但是没关系,因为他攥住了Isak的衬衫。

 

“你是Isak吗?”

Even现在睡着了,Isak正在和他的精神医生Manevitz说话。

“Isak,还好吗?”她问。“看着自己爱的人经历狂躁期压力确实会非常的大。”

“还好,我还可以。”

 

 

“Even!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你在离我越来越远,我正在失去你,我真的太他妈的害怕了!”

原来,在Isak在一号线地铁爆发之后,Even就决定去看医生,因为他想好起来,立刻,为了他。

Manevitz医生出于保密的原因没有告诉他更多的细节,但是Isak可以理解。他理解Even意识到自己伤害了Isak,然后决定在大半夜去咨询他的医生,所以当他进不了门的时候,他就直接闯了进去。

天呐。

 

“对,他没事了,我很抱歉我吓到你了,哥们儿,我那天晚上太慌了。”Isak在电话里说到。

“没事,别担心,只是这个操蛋的时差实在是太烦人了。我被你的短信吵醒的时候也吓了一跳。”Jonas说道。

“是啊,抱歉,我还是希望你能来。”

“当然了,你在开玩笑吗?Magnus等不及要见Even了。”

Even整晚都待在医院里,Isak也爬上病床整晚抱着他。Sophie和Emmanuel早上来看Even,正是出院的时候,他们叫了Uber回到威廉斯堡,花了好大一笔钱。

“我来买单。”Isak说。

“兄弟,我们当然是分摊了。”副驾驶座上的Emmanuel说。

虽然夏天很热,Even还是裹着毯子坐在Isak和Sophie之间,头埋进年轻男孩的颈窝里。

Isak抚弄着Even的头发,一路上没人说话。

 

治病不易,Even不做声。他只是蜷缩在床上,盖着被子,睡了几天。

没关系,他只是需要睡眠。

 

深夜里Even偶尔会醒来,依偎在Isak的胸口,Isak每回都抱着他,挨着他呼吸,保持清醒,直到阳光在Even脸上投下阴影。他凝视着他,轻抚他的脸颊,拇指划过他的眉毛,手指梳着他的头发,当一切难以承受的时候,他放任自己流下沉默的眼泪。

看到你如此痛苦,我心如刀割。

 

有时候情况很糟糕,Even会把他推开,蹦出刺耳的话:“我不需要你可怜我!”

但是Isak尽量不把它们放在心上。

他不是故意的,我一定要坚强。

 

“我不想看你在这儿这么难过。”Even说,几乎不看Isak。

“我没有难过。”Isak在床的另一边说。

“Isak,回家吧。”Even恳求道。

“不要。”

“我痛恨自己明知在伤害你,我恨这个。”

“别说了Even,你没有伤害我。”

“Isak,你几乎没去上班。现在是八月份,夏天了。你的朋友两周内就要来了,走吧!”

“我不在乎现在是夏天!”

 

“兄弟,你现在有点烦人了。” Emmanuel说,一边用微波炉加热什么食物。

“什么?”Isak愠怒道。

“就让他呼吸吧,给他点空间。你整天待在这儿,我敢担保他感觉糟透了,因为你整天看小孩一样照顾他。”

“我没有看小孩好吗,什么鬼?!”

“但他就是这么觉得的。我们总是给他一点时间,来消化发生了什么。他需要时间来想清楚他是什么状况。”

 

“我要回去了,我觉得John想我了。”Isak坐在床边说,一边穿鞋子。

他俯下身,在Even的额头上快速印下一个吻。

“我爱你。”Isak说,看着他的眼睛。

“我也爱你。”Even说,抓着他的衬衫。

 

Isak回到他的公寓,终于可以真的吃点东西了。

“John,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披萨。”Isak说。

“唔,我好久没见到你了,你看上去需要吃点什么,”John说,“还有Dan说你要是想喝的话可以来点他宝贵的土豆伏特加。”

“什么?你认真的吗?”Isak微笑道。

“是的兄弟,我也不知道。我猜他想念你和你男朋友在的时候了。”

Isak发出真心实意的大笑。

“对了你男朋友怎么样了?”John问道。

“他还不错,他会好的。他可坚强了,我很自豪呢。”Isak说,然后才意识到他的话有点打脸,“呃,对了,抱歉那天晚上我歇斯底里了。”

“没关系,”John说,“你找到房子了吗?”

“嗯?”

“你还记得我们这个月底房租到期吧?”

“操,我完全忘记了,Shit.”Isak叹气道。

“找房子是挺压力山大的,但是你没有多少时间了。”

“操,我本来是在找的,后来发生了Even的事,我忙不过来。我找不到短期出租的房子,转租的要么太暗了,要么就在160号大街上。所有秋季要来的家伙都把哥伦比亚的房子租走了,然后我他妈的又这么懒。”

“哟,兄弟,我懂这有多烦,但是莫方,一分钟一分钟地来,好吗?”John安慰他。

一分钟一分钟地来。

“是的,好吧。”

“我们来玩个游戏,”Isak说,一只手抚摸着Even的脸,“这个游戏叫Isak and Even: 每分每秒。”

“这一分钟我们做什么呢?”

“这一分钟,我们接吻。”

“你过得怎么样?”Sophie问,她修长的双腿架在客厅的咖啡桌上。

“我挺好的。Even在睡觉。呃,为什么所有人都问我这个?”Isak说。

Sophie看着他,然后叹了一大口气,“过来坐。”

“什么?”

“过来跟我坐在沙发上,天哪。”Sophie说。

Isak从来没有和Sophie进行过正经的对话,她总是看起来高高在上又冷淡。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那晚在House of Yes她是怎么把自己的手指伸进Even喉咙里让他吐出来的。

Isak走到沙发旁,坐到了另一边。当她挪过来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

“上帝啊,放松,”她说。

“什么?”

“你需要一个拥抱。我要抱你一下,好吗?

这场景有点超现实。 Isak与Sophie几乎没有过什么互动,她从来不回家,绝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对他打招呼。但是当她的手臂环在他的肩膀上时,他忍不住呼吸和放松。

他们尴尬地坐在那里,Isak几乎没有换姿势,他的手放在腿上,但是她把他抱得更紧了。Isak感觉身体内部的什么东西被触发了,他控制不住自己,他只想痛哭一场。

“他妈的,”他呼吸着喃喃道。

“你很坚强,孩子,”Sophie说,仍然抱着他。 “你能做现在这些事情真的非常勇敢。”

Isak没有哭,但他回抱住了她。

当他们分开时,他转过身擦了下眼泪,而她一直盯着他。

“你要照顾好自己,Isak。你为了他一直很坚强,这很棒。但他不会想让你因此忽视了自己,“她说。

“我没有忽视自己。我很好,“Isak说。

“你可以感觉很糟糕,这没什么的,这的确是个糟糕又艰难的时候。你不必假装自己很好,不要把一切都放在心里。想哭就哭,好吗?”

“好的。”

“记住,你可以走开的。”她补充说。

Isak不禁皱起眉头:“什么?我永远不会离开他。”

“我知道。我只是说,如果它变得难以承受了,你可以走开。没人会怪你的。“Sophie说。

接下来的整个下午,他们一起消磨时间,聊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一直大笑着给他介绍《大城小妞》这部剧,而他却在努力地理解着其中的双关语。她拿出了她的应急专用冰激凌,然后他们懒洋洋地在沙发上分享Even的故事。

“我真的很喜欢那个孩子。”Sophie说。

“我也是。”Isak说。

她笑了。 “你太可爱了。我要吐了。”

Isak笑着,用脚轻踹了她一下。

“但是真的,你可能会奇怪为什么我们能忍受他,但他是一个好人,你知道的。此外,他的名字在租约上。“她说着,翻了个白眼。

Isak笑了。

“你怎么认识的?”他问。

“Craig’s list。他发布了一个特他妈好笑的广告,真的特别好笑。他在找室友,而我们需要第三个人,所以。”

“他搬进来的时候你知道他有躁郁症吗?”Isak问。

“是的,这是他的广告的标题。我不记得具体是什么了,但好像是“精神错乱的长得像长颈鹿的孩子需要个地方住”。她笑了,Isak加入了她。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像和你在一起时这样稳定,必须告诉你这个,我的意思是他又开始吃药了,还有别的那些,“她补充说,“那天他吸毒的时候让我措手不及,正是这个毁了他与他的家人的关系。他正经地接受了治疗才戒掉了可卡因。

“真的吗?”

“是啊。他有一段时间没有吸毒。他有一次度过了糟糕的一晚,然后决定要变好,“Sophie说。

在Tribeca的晚。

“无论如何,我们先不谈这个了,你自己问他吧。我要专心看Ilana,这一集每次都能把我逼疯。“她说。

当Abbi在银行兑现她的八千美元的支票时,Isak笑出了眼泪。

“兄弟,这一点都不好笑,”Markus说。 “你看的这个女权嬉皮士是什么鬼啊?”

但Isak忙着笑,没时间搭理他。

“我想你了。”Even说,他的头贴在Isak的胸前。

“我才离开多久?一天?谁现在是粘人精呀?”Isak逗他。

“29小时。你离开了29个小时。”

“你这样真可怕,Even。”Isak笑了,把他拉得更近。

“对不起。”

“你为什么道歉?”

“因为你这么努力,我却还是感觉一团糟。对不起。”Even说。

“嘿,”Isak把双手放在Even脸上。“别那么想。这不关乎我,我无所谓。你只需要慢慢考虑自己。”

“但我伤了你。”

“什么?”

“那天晚上在酒吧,我伤害了你。”Even说。

Isak知道他们会有这种谈话,但他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那天晚上你都不是你自己了,没关系。”Isak尽可能坦诚地说。

“Isak,你哭得那么凶,而且精疲力尽了,后来你甚至都不能站着了。我不敢相信我当时会那么对你,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Isak想去否认一切,但这毫无意义。

“我也很抱歉,”他说,“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袖手旁观。每次你想做点什么事情时,我只会答应或者把自己灌醉,我太他妈的蠢了,我觉得我让你失望了。”

“不,拜托别这样说。”Even终于看向了他。“这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怪我。”

Even即将开始他“你应该走,离开我,就走吧”的演讲,所以Isak用手臂环着他的背,把头埋在他的脖间。

“宝贝,我们睡吧。”

“Markus,你的公寓更大点,而且我只有一张双人床,我都不知道把Jonas他们塞哪儿去!”Isak说道,接着咬下他可怕的自助三明治。

“老兄,首先,我的室友是人渣,你知道这个的,虽然Magnus这家伙听起来很酷,但我觉得我不会让他们留在我这儿。”Marukus说。

“啊,要你何用,我到底为什么会和你做朋友啊?”

“因为当你哭泣时我握着你的手?”Markus玩笑道。

“去你妈的,喂,就那么一次,而且,就一会儿好吧。”Isak说。

“Markus哪怕是你,说那个也太贱了吧。”Adrian说。

“好吧,是我很烂。Adrian那儿怎么样?你只有另外的一个室友,他还挺不错,是吧?”Markus说。

“嗯,我绝对不会让那帮男生住在Adrian那的。”Isak说。

“哎哟,你真是。我那地方怎么了?”

“没有,但好像……”

“哦,我明白了!”Adrian说。“你不想让我告诉你兄弟你那样子,当你吸 ——”

“他妈的闭嘴!Adrian,哦,老天。为什么我还要和你一起出去玩?”

“因为我给你最好的性建议? 我不知道,只是一个想法。对了,你男朋友怎么样了?”Adrian问。

“好多了!我们昨天走到威廉斯堡海滨码头,还吃了比萨。他吃了3片,我几乎要哭了,操。”Isak说着,直到他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

“那很好,Isak。他变得好多了我真的很高兴。看到你之前那样,才叫我心碎。”Adrian说。

“呃,谢谢。”

“别客气了。”

“Adrian,你是个很酷的兄弟,你知道吗?”Markus说。

“我知道的。”

“你干什么呢?”Even站在他卧室门旁,赤裸着上身问道。

“我在脱衣服。”Isak说。

“我看到了,为什么?”

“我准备和你一起洗澡。”

近三个星期,这是他第一次赤身裸体和Even在一起。他们什么都没做,只是在淋浴头下,Isak的手臂绕着Even的脖子。当他松手时,Even看着他的眼睛。

他们都湿透了,Isak不得不伸出手,把他的湿头发从额头上拨开。Even轻轻抓过他的手,然后带向他的双唇。

Even亲吻了他的手掌一次,两次,然后第三次时,Isak用睁大的双眼盯着他。

“谢谢你,”Even低声说。“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Isak非常庆幸自己的脸已经被打湿了,因为他要哭了。

“宝贝……”Isak觉得自己无法呼吸。

“我太爱你了,”Even说道,接着在Isak的手上印上更多的吻,“太爱了。”

他们又反复亲吻着,然后Isak给Even洗了头,然后在他的胸口印上甜吻。

“这太奇怪了,”Even说。“我觉得,我们以前都没有真正一起洗过澡。”

虽然花了些时间,不过Even整个人又开始闪现光彩,开始微笑,笑到眼睛都眯起来。

“我喜欢看你笑。”Isak说道,说完用一只手捏着他的脸颊,另一只手扶着地铁的扶手。

“我爱你。”Even说道。

Isak脸红了。

“够了,别在这儿说这个。”

“但我真的爱你,我爱你,哪怕你在地铁需要紧抓着扶手才能保持平衡。”Even说着,笑得像太阳。

“Ugh.”

好吧,真滑稽。

 

Isak开始拽着Even到各处去逛,为了避开拥挤的人流,早上十点他们就去了上东区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Wow,Isak和艺术?”Even调侃道。

“闭嘴。”

当Isak准备付全票的钱时,Even翻了个白眼。

“有的时候我都忘了你有多么傻白甜。”他说道。

“什么?”

“22美刀是建议票价,Isak,是给那些没看懂的游客和有钱人看的,对我们来说,你想给多少都行,就给一美刀也行。”Even说道。

“啥?!”

“拜托,Isak。”

 

他们在博物馆逛了数小时,从希腊和罗马艺术到中世纪和亚洲艺术,Even看上去对所有东西都略知一二。

他们经过时装学院时,Even足足说了23分钟。

爱死了。

当他们来到伊斯兰艺术收藏区,Isak有点惊讶Even开始劲头十足地聊起来自北美和西班牙的陶瓷和纺织品。

“Hmm,我十七岁的时候读到古兰经,真的很令我着迷,我等会挑点内容和你讲,还有,看看那书法!”Even说道。

 

“我们去屋顶吧。”Even说道。

“啥,什么屋顶?”

原来大都会博物馆有一个Isak不知道的屋顶。

“什么鬼,网站上可从来没提过这儿有个屋顶,”他说道。

“噢,你现在还会看游客网站了?你好萌。”

屋顶*的风景真令人惊叹。

“Wow.”Isak说道。

“很美对吧?很多人来这里却从来不知道来屋顶,我超爱这个地方。”


(*Rooftop)

Even让两个女孩帮他们拍张以地平线为背景的合照,Isak突然感到害羞,因为大男孩的手指就搭在他衬衫下面的屁股上。

“1,2,3”女孩数道。

Even向前倾,轻轻吻了他的脸颊,Isak整个人都融化在这个吻里了。

“好可爱,”女孩尖叫道,“我再拍一张吧。”

Isak突然有了勇气,所以转过脸对着Even,抓着他的脖子吻了他。

唇边的Even大笑,这个笑容在Isak的全身回荡着。

永远这样微笑吧。

 

他们拿回Even的相机,在地上找了个僻静角落,在屋顶好好亲热了七分钟。

“我们真是讨厌。”Isak满面笑容说道。

“但我们很招人爱。”

“是的,我们很招人爱。”Isak前倾着向上扬起他的脸,默默地索吻。

“我好喜欢你这个时候的样子。”Even说道。

“Hm?”Isak朝他的鼻子拱了拱。

“你太可爱了,我的天啊。”

“Even,别说话,吻我。”

Jonas和Magnus的航班就快要到了,所以十一点左右Isak和Even就离开了威廉斯堡。

“Isak,你看上去很紧张?”

“我没紧张。”

“宝贝,你坐立不安的。”

“好吧,关于你叫我 ‘宝贝’这事儿。”Isak说。

Even用嘲弄的语气调戏道。“什——?Isak Valtersen,我让你感到羞耻吗?!”

“没有,Uh,就,Magnus可能会觉得怪怪的,只是别公开秀恩爱,拜托?求你?”Isak哀求道。

“那我还是在你的 ‘哥们’来这之前先吻你吧。”

“Ugh.”

 

他们的航班晚点了,而正当他俩无止境地在海关等待着,Isak都开始认为他们错过了班机的时候,就听到了Magnus标志性的大笑。

“哥们!我的天!”

Magnus扑向他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差点把他抱起来。

“Shit,Isak!你看上去就像个美国人!”Magnus说道。

“你他妈什么意思?”

但随后Jonas扔了包,另一个拥抱袭来。

“看到你真好,Isak。”Jonas说道。

Isak多抱了一会,闭上眼说。“我也是,看到你真好。”

Even在远处尴尬地站了几分钟,他脱下墨镜,放进口袋,走向他们仨。

“Hi 你们好!”他笑着,在Jonas面前伸出手。“我是Even。”

“Uh,哥们,这就是Even。Even,这些是我的朋友。”Isak说道,脸悄悄地红了。

Jonas用力握住他的手,笑着,而Magnus只是简单地碰了碰他的手,然后又回头抱住Isak。

“Isak让你很不好受吧?”Jonas说道。

“非常不好受,他的脾气可够呛,”Even说着脸上浮现一个笑容。“他甚至不准我叫他’宝贝’,因为你们在。”

Isak翻了个白眼,能感到自己的脸刷地红了。“Ugh. 因为那他妈不是我的名字!”

“也可以是啊,”Even说道。“你想像一下?Baby Valtersen。”

“Ugh. 给我闭嘴,Even!”

“Oh!Oh shit!你就是Even!我去,抱歉哥们,我是Magnus!”Magnus再次在Even面前伸出双手,Jonas作扶额状。

“我很荣幸。”Even说道,熠熠生光。

“我都给忘了,什么鬼,”Magnus大笑道。“就是因为这个人你不回我Skype,哥们对吗?都是因为这个帅哥?”

“我没有不回你的Skype我操!”Isak的脸涨得通红。

“哥们,三天前,我打包行李的时候,真的有急事找你,然后你给我发短信说 ‘我忙着陪Even’,搞什么鬼?”Magnus说道。

“也可能是我发的那句话,”Even说道。“因为Isak的手嘛,uh,没空。”

空气突然地安静,然后他们全都爆笑出来,除了想找个地方消失的Isak。当Magnus在机场地铁上第三次抱Even的时候,Isak终于放弃了让他们稍微变得正常点的想法。

“所以Magnus和我要他妈的睡一张床?”Jonas说。

“是的,Even的室友Sophie这三周都在旧金山,所以你们住她的房间,”Isak说。

“你已经够幸运了,她本可以把它挂到Airbnb租房网上然后赚它一笔。”

“等等!你们两个现在同居了?!”Magnus问。“你们现在就是像情侣还是别的什么鬼那样?我的天呐!”

“什么?没有!我现在住在哈莱姆,但是离这儿太远了,而且我没有足够的地方能让你们去住。”Isak有点紧张,因为Even就在他身后的厨房里。

“你不是说你要另找一间公寓吗?”Jonas说。

“呃,我,呃,对呀,我的租约月底要到期了。”

“你为什么不和Even一起住呢?”Magnus说。

“我的天,你们会像是一对已婚的夫夫一样,卧槽!”

Isak仓皇的转过身,发现Even已经回到浴室后松了一口气。

“我去,Magus你他妈的闭嘴!我们还没到那种程度,这都什么跟什么。”

 

Magnus和Jonas接下来就睡了,Isak正要去看看那个他在Facebook小组——“吉普赛纽约房屋中介”找到的位于汉密尔顿高地第一百四十四街的公寓。

“你希望我陪你去吗?”Even欲言又止的问着。

“呃,我搞得定。你还有很多事要做,”Isak一边穿上鞋子一边说。

“我的项目能再拖几个小时。”

“但是我们明天要去做那些游客必做的事,你应该用现在的时间去把东西都搞定。”

“Isak。”

“什么?”

“我陪你去。”

“好。”

 

他们安静地搭着地铁,肩并着肩,Isak偶尔会因为地铁突然的暂停而撞到Even的胸前。Even每次都会莞尔一笑。

“你好可爱。”

 

公寓还算可以,虽然没有Even的公寓那么大,但是对于Isak目前的居住条件来说已经算有所提高了。四人间,这也意味着他会有至少三个室友。

“Isak,室友可能会很恐怖,他们可能会是令人讨厌的那些目中无人的哥大学生。如果他们之中有人是那种会直接咬奇巧巧克力而不是把它们掰开吃的人呢?你不是很讨厌那样的吗?”

“Even,你他妈的在说什么?”

“一直以来你的抱怨我都照单全收,我也只是在提醒你。而且,你看这个浴室,太小了,如果四个人都住进这间公寓,我们就永远不可能在浴室里来一发了,你很喜欢在浴室里做的。”

如果Even此时说的不是挪威语,Isak的脸肯定刷地红了。那个可怜的中介姑娘还带着他们在房子里四处看。

Isak停了一下看着Even,他现在正用食指沿着窗台擦拭了一遍。他在和那个中介姑娘说话,而且用着十分居高临下的语气。他从来没有这么高傲。

Isak意识到Even不想让他住进这间公寓。同时他也意识到他只是装作难以忍受的样子,他可能还会在他们要去的每一处房子挑这挑那。

Isak忍不住了,自己笑起来。

“你在笑什么?”Even问

“我没在笑啊。”

“不,你在笑啊。”Even也跟着笑了。

“是因为你现在很可爱,”Isak说,扯着他的衣服。

那个中介姑娘正在和别人通电话。

“嗯,可爱?我吗?”Even笑着用他的手臂去环住Isak的腰。

“对,你。”他凑过去,让他们的唇瓣抵在一起。

“我爱你。”Even贴着他的唇瓣说。

“你不要一直说这个!”Isak脸红了。

“但我说的是实话,我爱你。”

那个中介姑娘结束通话回来了,她清了清嗓子。

“呃,所以我这边还有另一个人在楼下等着想看看这个地方,你觉得这间公寓如何?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拒绝他。”她说。

Even的手臂还环在Isak的腰上。他感到他在她客厅里惹人厌的所作所为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粗鲁,同时他全神贯注在他的男朋友身上,所以他毫不在意。

Isak望向Even的眼睛,温柔的笑着。Even也冲着他笑,他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环着他的手臂也紧了紧。

刹那间时间像是停止了一样,在这个陌生人的客厅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Isak从来没有觉得那么爱一个人过。尽管他刚度过了如此糟糕的一个月,但是那些仿佛都已经离他远去,远到快要记不起来。

每一刻都是值得的。

坏的时候太坏,好的时候又那么好。

但痛苦都是值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酷热难耐的天气下走了一会后,打开空调就觉得很舒服。但是任何事情都比不上Even的手指抚摸在他皮肤上那样舒服,他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和无暇的爱。

“我的确很喜欢在浴室里做,”Isak终于承认,带着愉悦。

Even突然大笑,像是在Isak的胸腔里点燃了烟火一样,他也笑了。

“Isak,我知道这太自私了,但是不要租下这间公寓。拜托了,说不。”Even说。

“想到你离我那么遥远,我就受不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34 )
热度 ( 296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