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That's not my name-Chapter7

Twenty One:大魔王更新我们有看到啦~翻完会发出来的,大家放心❤。

原文链接▶

That's Not My Name-(cuteandtwisted

传送门▶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BGM▶Love Like I Never-Nicole Millar


“ now, I met you in the danger zone of love.”


Chapter 7  Isaac

Summary:

“Isaac”和 “Evan”一起做友好之事。


威廉斯堡,布鲁克林——七月。

看看我, Isak。瞧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我哪里都不去。”

Even盯着Isak,好像他在说外国话。

“什么?”他最后开口道。

“我哪里都不去,Even。我不会跑掉的或是别的什么,我不在乎。”Isak说。

“你在说什么?我刚刚告诉你我——”

“你有躁郁症。是的,我听见了。”Isak说,一只手抚上Even的脸,“但我要是因此跑了,我还算哪门子的朋友?”

“Isak,我想你不懂,这毛病不可爱也不新奇,倒是很难看。我会失去所有控制,我他妈的会伤害你。”Even揪住Isak的衬衫。

“我他妈的不在乎,我皮糙肉厚。”

Even看着地上,被他打败了。

“我只是不想伤害你。”Even低声说。

“你不会的,朋友不会彼此伤害。”

他想补充他早就知道了,他也不想从别人嘴里知道这个事实,但结果就是这样。

但是Even还抓着他的衬衫,又一滴眼泪划过脸颊。于是Isak双手绕过肩膀圈住他,把他拉进自己的胸口。Even抱住他的腰,靠着他的锁骨呼吸着。

“你很好,我们都会好好的。”Isak对着他的头发低语。

“我不能失去你,我做不到。”

你不会的。


Even脚先落地,朝还在喷泉边的Isak伸手。Isak握紧他的手,再也不放开。他们沉默着走向联合广场,十指交握。

他们一直没谈起去哪里,但都径直走向地铁站,一言不发。

一乘上拥挤的地铁,Isak的头开始天旋地转。上次他搭地铁的时候,脊背被按在门上,Even舔吻着他的嘴巴。他一想起这段回忆,忍不住脸红了。所以当Even朝他微笑时,他也回敬一个微笑。

他们站在车厢中间,靠着随机的人群,只要地铁停下或启动Isak就会撞到周围人。于是Even双手环住他的腰,Isak眼睛睁大了。

“你在这座城市都住了五个月了,还是没法在地铁上保持平衡,好尴尬哦,Isak。”他说。

“拜托,”Isak嗤笑道,“我可是保持平衡的大师!”

“嗯对。”Even用英语调戏道,笑容闪闪发亮,Isak羞得要自焚了。

拜托请不要停止微笑。

“你怎么敢小看我的平衡技巧?”Isak继续说,这时地铁又停了下来。

要不是Even手指隔着衬衫戳弄他的皮肤,正正好在他屁股上面那块,Isak的脸几乎要撞进一个女生的头发里了。

“你刚说什么来着?”Even说,眼神闪亮,笑意满满。

“操。我分心了一会儿,我没专心。”Isak结结巴巴地说道。

Even只是大笑起来:“你真可爱”。

“闭嘴。”

他的手一直放在Isak的屁股上。地铁驶离第一大道时,他们在拥抱。Even手臂环住Isak的腰,头埋进他的颈窝里。高峰时刻周围都是人,他们只是站在那里拥抱着。他知道除去调笑,Even的情绪仍然陷在先前的谈话里。Isak自己的心脏也不受控制地狂跳。于是他把他抱得更紧了,用前所未有的力度。

接住你了。


他们来到威廉斯堡,Even带他去Driggs Avenue的Two Boots吃披萨。

“我爱死这里了,他们用著名电影、电视节目、标志性的流行文化以及独立影片来给披萨命名,纽约城里这样的店我想还有五家。”Even说。

这地方很新奇,Isak不知道点什么。

“粉先生是什么?”他问。

“水牛城辣鸡蓝起司比萨或是别的什么。粉先生是《落水狗》里的一个家伙。”Even回答。

“我对你在说的东西一无所知。”

“《落水狗》?塔伦蒂诺?Isak,你没开玩笑吧?”


他们点了两个叫“督爷”和“纽曼”的切片披萨。

“你从来没有看过Big Lebowski? Isak Valtersen你到底是谁啊?”。

Isak喜欢比萨,但他也喜欢看Even笑着,然后谈论所有这些自己一无所知的事情。他知道在某些时候,他们必须再次谈论Even的情况,以及Isak明显立即就接受它的事。所以他让这轻松时刻再延长了一会儿。

“是的,所以我从警察那儿逃出来,跳上了Jonas的自行车。但我还是不能相信我没有因大麻被逮捕。”Isak说。

“哇,谁会想到你高中是个小流氓啊?”

“拜托!我在Nissen很野的。我有一次打架时,有个家伙把一个酒瓶砸在另一个人头上。那真是他妈的疯了。”Isak说。

“Wow,你总是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你还有别的故事吗?”

“怎么了?你要把它们用在你的电影里吗?”

“是的,我在拍一部关于你的电影。 你不知道吗?”Even说。

“Oh,真的?”

“是啊,你想知道它叫什么吗?”

“呃,什么?”Isak说。

“那个在L线地铁里不能保持平衡的男孩。”

Isak推他: “呸。”

 

他们并排走到威廉斯堡海滨码头,河东地平线的景色令人叹为观止。

“哇,”Isak说。

“这很漂亮。 不是吗?”

“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我不知道还有这个地方。”

“我猜,我有一天会把你拖到 Smorgasburg ,你会吃到最好的食物。”Even说。

“那是哪里?”

“那是一个街区之外的户外美食市场。每周六举行,你会爱上它的。”

“呃,那么这周六呢?”Isak说,面色有些潮红。

“那好,就这周六。”Even说,握住他的手,笑了。

不要停止微笑。

Isak一定盯了他太久,因为现在Even正在笑。

“美景就在那边,Isak。”

但是这个年轻的男孩却因为某种原因而感到勇敢。

是的,景色美不胜收。太阳几乎要落下了,天气也很完美。他们都穿着白色的T恤,虽然Isak因为在Two Boots吃了意大利辣香肠,身上都是那股味儿。而恰好的风,微风迎面,舒适无比,码头上除了他们大概只有五个人。但是说实话,Isak毫不关心。所以他捏了一下Even的手,终于开口了。

“不,美景就在此处。”

Wow如此肉麻

Even又笑了,然后把他的另一只手绕在Isak的脖子后面,将两人的唇压在一起。

他们轻轻地亲吻,Even咬着Isak的下唇,用手指穿过他的头发,而Isak握住他的衬衫,取他所需。微风阵阵,这很好,很好。

但有什么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尖叫,所以他突然拉回身子。

“等等,Even,我……”Isak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胸口。

“什么,怎么了?”

“我,呃。我早就知道了。”

“什么?”

“我早就知道你有躁郁症。国内有人告诉我的。我,呃。这就是为什么我最近这么奇怪,你应该知道这些。”

“哦,”Even眼睛都睁大了, “呃,我明白了。”

“我没有试图调查你或任何什么事情,我甚至都不想知道,他们就告诉了我,我保证。”Isak说。

“我相信你。 我知道这团狗屎会一直跟着我。”Even叹了口气, “操。”

他放开Isak,转向栏杆,低下头。

“嘿。对不起,我以前没有告诉你。 我只是,我吓坏了。我不知道是否。呃,如果那是真的?我只是,Google非常可怕。对不起。”Isak几乎结结巴巴地说。

“没关系,我不怪你。说实话,我很惊讶你没有与我断绝关系。”

“我不会那样做的,我只是需要时间来思考。我的意思是,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是真的,呃,就像我们的友谊是真实的。”Isak说,脑中打了自己一下。

Even突然转身,将Isak的脸捧在手中。他的凝视是如此强烈,以至于这个年轻男孩可以感觉到它要穿透他。

“Isak,我从来没有这般感觉,从未!如果我能向你保证什么,那就是这个。我知道通常情况下,我都会搞砸了,但我知道这个。我知道我的感觉,它是真实的。这他妈的太真实了,好吗?不要怀疑这一点。”

“呃,Okay。”

“Okay?”

“是的,okay。”


当Isak离开Even的房间去使用浴室的时候,Emmanuel在里面。

“oh,Isaac,你又来啦。” 他说。

“呃,对呀。你好!”Isak说。

“所以你们现在喜欢待在一块了?”

“对,我们现在是……呃……朋友。”

“兄弟,无意冒犯,但是你现在正穿着Even的衣服。”

“呃,我刚刚吃披萨时把披萨弄得我身上到处都是。”

“我差点就信了。”

Isak的脸刷得红了,这时Even刚好过来救场。

“是的大佬,我们是那种会穿着对方的衣服还偶尔会接吻的朋友。”Even说。

“还有他的名字是Isak,不是Isaac。”

Emmanuel很不厚道地笑了。 

 

“我喜欢看你穿着我的衣服,”Even说。

当Isak进入房间时,Even正躺在床上。

“闭嘴。”

“我是真的真的非常喜欢,从今以后拜托只穿着我的衣服吧。”

“你好烦啊。”Isak说着,并且翻了个白眼。

“嗯,你翻白眼我也喜欢。”

Even拽着他的腰把他带向床边,很快Isak就坐在了Even的膝盖上。

“你确定你必须得走吗?”

“Even,我明天九点有课。”Isak回道,他就着姿势微微转头看着Even。

“不要走。”Even说着搂紧了Isak的腰侧。

“我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回到哈莱姆区。”

“我们可以六点就起床,我还可以为你做早餐。”Even一边说一边轻吻着他的脖子。

Shit。

“我讨厌早起。”Isak用微弱的声音说。

“我会让你早起的很值。”

Even开始在他的脖子上留下印记,Isak的胸膛开始微微起伏。

Fuck。

“这样下去我会错过我的课。”他说着,张开手指穿进大男孩的发间。

Even的手开始在他的衣服下不停探索,手指尖像是嵌在了Isak的皮肤上一样。

“宝贝,让这门课见鬼去吧。”Even说,舌尖顺着他的脖子舔上去,Isak向后仰过头呻吟着。

“呃……好……让这门课见鬼去。”Isak说着,把Even推倒在床上并准确地跨坐在他身上。

“来吧!”

Isak的手抚着Even的脖子,吮吸着他的上唇瓣。他用力地亲着他,以至于Even开始发出喘息。

“Oh my god。”

“闭嘴,Even。别说话了。”

Isak轻轻的吻住他的上唇并开始磨蹭着他的唇瓣。

“Shit,宝贝。”

“我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Isak抵着他的唇说。

“Isak,你这是要要了我的命。”

“我只是想让你觉得舒服,让我来为你服务吧。”

“宝贝儿,任何你想对我做的事你他妈都能做。”Even说。

“好,非常好。因为我现在想帮你吸出来”

Even的眼睛顿时睁大了。

“Isak.”

“闭嘴。”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顺着他的腿往下移动。

“你不一定非要这么做的。”Even用没什么说服力的声音这么说着。

“我想这么做。”

当Isak褪下他的裤子并将其含进嘴里时,Even的头被激得向后仰。

“Shit.”

 

“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差点就让你离开我了。”Even说着。

“呃。”

“你怎么学会这些的?我想这是到目前为止我曾有过最棒的BJ。”

“闭嘴。”Isak趴在Even的胸口上红着脸说到。

“你现在是真的在害羞吗?难以想象,你真的太可爱了。”

“呃。”

“Shit.”

“为什么你不让我回报一下你的热情服务?”

“我现在只想拥抱你。”

Isak在撒谎,他是如此的兴奋,他仅仅只需要靠在另一个男孩的身上磨蹭,就可以把裤子搞得一团糟了。

但是他不想让Even去为他服务,是的,尽管他们在笑着互相调戏对方,但是他知道整晚这个大男孩都十分的情绪化。

他知道,因为当他从他腿间攀上来吻他时Even几乎要哭了。

他知道,因为在他们拥抱时Even不想放开他。

所以,没错,他现在只想拥抱。

“好的,那我们就拥抱。”Even说。


“Even,我们相遇的那晚你是在发疯吗?”

“是,但那不是单纯的狂躁,那之后一段时间我才开始发病,”Even想都没想地说。

“什么意思?”

“我在人群中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想要你。我把你带回了家,那之后事情就开始变糟了,”Even说

“我没明白。”

“Shit.”

“恩,这么说吧,我那天晚上正处于情绪的兴奋期,但是当你走的时候我就像脱轨了一样。我追着你出门,完全赤裸。如果不是Sophie,我可能会被逮捕。”

“操。”

“是啊,呃,我不知道。我后来去了某个夜店吸了点毒,然后做了些乱七八糟的破事,最后进了急诊,急诊费贵得要死。我们的学校保险只能报销其中的40%,你能相信吗?这个国家真他妈疯狂。”

“Even。”

“如果我吓到你了我很抱歉。我那时候没有按时吃药,实话说,我完全停止了用药。我那时不觉得这是值得的,我太累了。你在House of Yes找到我之后的三个星期我都处于抑郁期,我完全无法做任何事情,全身无力。我无法承受下去了,所以我去看了次特他妈贵的医生,然后他们给我改了药的剂量什么的。我真的很想好起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我从来没告诉过别人这些事情。”

“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情,”Isak说。

Even把他更紧的抱在怀里。

“Isak,你有次问我为什么你会成为一个特例,为什么我会追着你。”

“呃,是啊。”

“听起来有点傻但是——”Even停顿了一下。

“但是什么?”

“你,你问了我的姓。我的意思是谁会这么做啊?从来没人在乎我或者是我的姓。人们叫我Evan或者他们前男友的名字或是别的什么。从来没人在乎。他们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性幻想。人们来来去去,你知道的,你们做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要误会,我无所谓这样,我的意思是,这完全是我期望的。反正没人会在我发疯或者低落时留在我身边,所以这样对双方都好。但是我不知道,你他妈的让我抓狂。”

Isak安静了一会儿,试图消化所有的信息,直直的盯着Even的眼睛。

“我,你什么意思?”最后他问出了口。

“Isak,你知道自己有多迷人吗?我...你就在那里躺在我的床上,流着泪,整张脸都涨红了。我无法忘掉那个画面。你让我继续不要停,但是你一整晚都在哭。还有那些淤痕,我操,是谁他妈的对你做了那些?它把我逼疯了。我不知道,我只想保护你。但与此同时我控制不住的去触碰你,我只想一直待在你身体里,因为那时候我他妈的处在狂躁期。我解释不清楚。我恨早晨那个和你做爱还伤害了你的我。我觉得我占了你的便宜。我不知道。我觉得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对你做了别人对我做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操,我应该少说几句。”

Isak把脸埋在Even的衣服里,试图忍住眼泪。

操,去你的,说这些简直是犯规。

Even抱住他,然后他们一直睡到了6点。


Isak赶上了那节课,以及那星期之后的所有课。他不是在下班后跑去Even那里,就是Even来找他。

大男孩第一次来他的公寓的时候,Isak实在是太紧张了。Even靠在门口亲了他的头,那时John在家,因为目睹这件事而被他们震惊到。

“嗨,我是Even。很高兴见到你。我是Isak的朋友。”

“呃,你好。我是John。”

“Isak告诉我你做的食物超棒。你一定要教教我你的绝招。”

“当然兄弟。”



“Oh my god, 我忘了今天John休息,操。”Isak说着一头栽倒在他的双人床上。

Even倚在门边。

“嗯,安啦。”

“不是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在该死的威廉斯堡的一张双人床的。”Isak说。

“如果你这么喜欢我这,你就搬来和我一起好了,你懂的。”

“Even。”

“什么?”

“朋友是不会住在一起的。”Isak说。

“嗯,朋友也不会互相口啊,但是看看我们。”Even咧着嘴笑起来。

“啊,干你哦。”

“我乐意。”

 

他们在房间里亲热了好几个小时,直到Isak被撩得忍受不了了,Even不得不帮他熄火。

“John会听见的。”

“管他呢。”

 

Markus和Even的第一次见面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Holy shit,你就是那个家伙,那个Facebook上的人。”Markus说。

“正是我,你是?”

“什么?Isak,你都没跟他提过我吗?”

“Fucking shit。”

“你是Adrian?”Even说。

“什么?!你跟他说过Adrian然后都没说过我?”

“我在开玩笑,”Even微笑着说,“你一定就是大名鼎鼎的Markus。”

“哈!你刚在开玩笑?什么嘛哥们儿,对啊,我是Markus,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

“是啊,我也是,Isak净说你的好话了。”

他妈的才不是这样

“打住!哥们儿,我看见你那晚,你在Buskwick一团糟,但是你清醒的时候简直是万人迷。”

Isak捂着脸,心想着有什么方法弄能结束掉这场意外的见面。

Even一定是读懂了他的心声,因为当Markus正说着“Isak陷入相思的时候是多么令人尴尬”的时候,Even打断了他。

“嘿,哥们儿,碰到你真是太棒了,Isak和我其实是要出去的,但是如果有空咱们可以去Tacos,好吗?”Even说。

“Oh,没有问题,我爱死tacos了!”

 

不知怎么,Even和Adrian的见面更加尴尬。当时Even正跨坐在Isak身上,吻他的脖子,就在这时Adrian推开了卧室的门。

“Wow,我勒个去啊,Shit。”年轻的男孩迅速关上门在客厅笑了起来。

Isak再次打开门,他的脸红透了,非常难堪。

“你来做什么?”他问。

“Oh my god,我受不了了,你的脸!”Adrian还在笑着。

而接着Isak感觉到Even在他身后,一只手撑在门框上,靠过来。

“嗨,我是Even。”

Adrian立刻停止了笑声,他的嘴微微张开,这回轮到Isak笑了。

“Oh my god,卧槽,他太他妈性感了,Isak,什么鬼啊。”Adrian说。

Even笑了,向他伸出手,Adrian握着他的手握了太长时间。

“你也很性感。”Even微笑着说。

Adrian脸红了,Isak突然有点生气,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你怎么进来的?”他问。

“呃,Dan给我开的门,我只是想把衬衫还你,之前你落在我那了。”Adrian说,还盯着Even看。

Even的手突然落到Isak的屁股上,捏了一下。

“呃,谢谢。”Isak说着从小男孩的手里接过衬衣。

“好的,我现在走了啊。”

Adrian离开了公寓,Isak能听见他在门厅尖叫。

他回头看Even,发现他的眼神幽深,正目光锐利的盯着他。

“怎么了?”

“What?”

“他叫你Isaac,这是你们俩的性趣之一吗?”Even说。

“再叫我一次Isaac,我现在就把你踢出去。”

“好吧,但是他还蛮可爱的。你把衬衫落在他家了?”

“你吃醋了?”

“我不知道,大概是?”

“是吗?”Isak微笑着说。

“是啊,我现在就要榨干你。”


五月,对Isak来说是一个好月份。Even带着他去新泽西的Palisades公园进行了脚踏车兜风一日游。他们租了两辆单车骑了几个小时,但是Isak总是停下来抱怨他听不见Even在说什么。所以他们归还了一辆车,让Isak坐在Even的车后座,Isak双手环抱住Even的腰,那时Even正谈论着某个自命不凡的电影。那天阳光正好,风景如画,Isak很开心,非常开心。

“你知道五月是国际单车月吗?”Even说 。

“不知道。”

“那你知道些什么,Isaac

“我知道我要给你一拳,如果你还继续叫我他妈的Isaac,还嘲笑我。”

“什么?”Even嘲笑他,“我只是开玩笑。你看你是我知道的最聪明的人,是吧?”

“那又怎样,Evan。”Isak说。

“Evan?!这可有点过了!”

很好,相当好。他们还了单车,然后在一个大树下互相亲热了一小时。

“有时候,我不敢相信我拥有了你。”两人额头抵着额头,Even说。

你是我的一切。

Isak在美国的母亲节那天给他的妈妈打了个电话,而且谈话很不错,他只哭了两次,妈妈都没注意到。他很开心她一切都好。

尽管那天打完电话之后他都很悲伤,罪恶感侵蚀着他。

“怎么了?”Even问。

那时他们正坐在位于West Village的Big Gay Ice Cream门外的长椅上。大大GAY冰淇淋?Even,你在和我开玩笑嘛?

“没事。”Isak说。

“Isak.”

”额,今天是美国的母亲节,懂?”

“然后?”

“我给我妈打电话了。现在我感觉很不好。”Isak说。

“为什么?”

“因为我离开她了。我们关系不是很好,她是一个超级虔诚的基督徒,而且她,额,精神有点问题,然后我爸爸离开了我们。现在我也离开了她,因为我有时候很难过,而且有时候她根本认不出我。”

Even无言地坐在他旁边。

“我只是为离开她而感到难受,你知道吗,她是我妈,我竟然离开了她。”

“她的诊断是什么?”Even问。

“我甚至不是很了解!我他妈是个什么儿子,简直是!”

“嘿,没事的,我们都会有弄糟一切的时候。但是你仍然可以补救,一切都不晚。”Even说,轻抚着Isak的头发。

“你不生气?”

“Isak,为什么我要生气?”

“因为我没有告诉你我妈的事情?”

“现在你告诉我了,没事的。”Even说,“我不知道这让你这么难过,我很抱歉。”

“你有什么好抱歉的?什么鬼?”

Even一直轻揉着Isak的头发,直到他的罪恶感消失并蜷缩靠在他身边。

春季学期就要结束了,Isak在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实验室获得了一份工作。实际上他对这个工作不感兴趣,但是这个工作允许他全职工作而且赚的多。赚的钱多意味着可以和Even一起做更多奇形怪状的事,还可以在Jonas and Magnus八月来的时候请他们吃饭。

“我觉得你会爱上Jonas 和Magnus的。Magnus有时会说一些让人无语的鬼扯淡,但他真的很逗。”Isak说着咬下一口拉面汉堡。

Ecen伸手擦掉他嘴角边的酱汁。

“额,我还是很不平我竟然排在这个 Jonas家伙后面。”Even说。

Isak翻了个白眼。

“我已经认识Jonas很久了,Even,你不能和人认识几个月后就成为他最好的朋友。”

“那又怎样,Isaac还是去拿点Karaage吧。”Even说,拽起了他的手。

“我要杀了你。”

那正是六月下午四点,他们吃着自助餐,一边吃一边撑到呻吟。那天Even穿着一件白T恤、牛仔裤,戴着黑色太阳镜,全都是Isak超级爱的打扮。他内心蠢蠢欲动。

他们站在岩石旁欣赏着东河地平线的风景,那时Isak涌起一阵强烈的欲望想要亲吻Even。然后他这么做了。

“额,这是为什么?”Eve问。

“我不知道,此时此刻你看起来太他妈迷人了。”

Even睁大眼睛盯着他。

“什么?大庭广众,白日宣淫?”Even调笑。

“闭嘴,我认真的。”


Even又吻了下他,而Isak想用手圈住他的脖子时,大男孩推开了他。

“怎么了?”

“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Even说道。

“你他妈认真的吗?”

“不说我就不吻你。”

“Even,你知道最好的朋友之间是不会亲热的,是不是?”Isak说道。

“我不在乎,我要听你说。”

“不,”Isak说道,带着笑。

“你不想让我吻你吗?!”Even不可置信地说。

Isak站近了点,然后靠上去在他耳边说。

“不,我想让你操我。”

Even把泡菜馅煎饼扔在了地上,直直地盯着Isak看,他笑得正开心。

“你不捡起来吗?乱扔垃圾可不太好,”Isak补刀,仍然笑的特开心。

“我的天,Isak,”Even说着蹲下去捡起饼。“我不敢相信现在我要一路硬着走回家。”

“很好啊,因为我是认真的,”Isak说。

“什么?”

“天啊,我非要喊出来么?!我. 想. 要. 你. 操. 我. 就现在。”

 

手牵着手,他们跑得像俩傻蛋一样穿过 威廉斯堡,辜负了美食也毫无遗憾。

等两人跑回Even的公寓,大男孩把他狠狠推在墙上,而Isak抓着他的头发直到他发出呻吟。他们张着嘴彼此吻得迷乱而莽撞,咸湿的舌吻你来我往,他们喘息不止直到裤子里的家伙们已情热难耐,所以Isak把手伸下去,隔着裤子抓住Even,让他倒吸一口气。

“Shit,宝贝,想要更多吗?”

“你给我闭嘴,Even,这一刻我等了足足五个月。”

“Oh我的天神,那我还是不要在厨房桌子上就把你操了,我们去我房间慢慢来吧。”

“Shit.”

 

一等到他房里,Isak的衬衫就被扔在了地板,而Even背朝床垫撞上去,因为小男孩一把给他推上了床。

“你真是迷人到不行,这么火爆呢。”Even说道。

“我爱死你穿牛仔裤的样子了,宝贝,不过它们现在得消失。”

“宝贝?Ugh, Isak,你再这样说下去,我可能就真他妈撑不住了。”

“闭嘴,Even。”

 

Even的手放在他的双腿间,他脸就红了,胸膛不停地起伏。

“见鬼,Even,”Isak抱怨道。“我得求你吗?”

“Fuck baby, 我真受不了你这么漂亮的样子。”

Isak拱起背,抵着手指。

“我他妈恨你,”他痛苦地呻吟道。“Even,求你。快点,马上,立刻。”

“Oh我的天神,看看你,我真是要死了。”

“不,我才是那个立刻就要死的人,Shit,你现在还不操我吗,我快要-”

但Even的唇已经落在他身上,吻遍他的手他的全部身体,Isak胸腔里燃起火焰,紧张极了,然后就熔身于那个男孩。

那瞬间就像是一起回到了一月的寒冬夜,只不过太阳还在窗外闪耀,所以暖烘烘的。

 

他们的身体交缠合一,而Even的双眼黑暗,深邃,沉静。

Isak再次痛到呻吟痛到流泪,Even吻去他的泪,轻柔安抚,让他缓缓平静下来。

“太性感了,你他妈的太性感了,Isak,” 他重复道。

“Ugh, 你够了,你够了,”Isak抱怨道,向后甩开他的脑袋,抓牢床单。

“别,baby,看着我,睁开眼看着我,瞧你把我变成什么样了,瞧你都对我做了些什么,baby。”

Isak睁开眼,看到一个凌乱不堪,浑身泛着红晕的Even,他流着汗,头发濡湿,所以Isak一爪伸进去给他拉下来,就是一吻。

“吻我,吻我,”他呻吟道。

他们就吻起来了,Even随之冲进他的身体,引起他一阵呻吟,陷入一片白光漩涡,浓烈色彩里,全是Even,Even,Even。

“Even,你让我感觉太他妈爽了,”他呻吟道。

“宝贝。”

“Even, 求你。”

“你真要命。”

Isak双手圈住Even的脖子,好能看着他,Even,这个看上去完全精疲力竭,像被玩坏了,又在他身体里放了一把火的人,是Isak从未见过的无与伦比的美丽,他的意识不停快速地旋转,旋转。

“你太他妈性感了,Even,” Isak的手指戳进大男孩的背,哭着说道。

“我爱你,我好爱你,他妈的爱极了。”

Even停下他猛烈的冲撞,眼睛睁的大大的,特别大。

“Isak……”

“不要停,求你别停,Even,继续。”

“我……”

“求你了!”

所以Even继续冲撞。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35 )
热度 ( 330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