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Sleepless-Chapter2(完结)

✨Twenty One:虽是短篇却花费了更长的时间,还是那句话:此篇需慢慢看。

另外,接下来我们会翻That is not my name这个长篇,敬请期待~

原文链接▶Sleepless-penceyprat

传送门▶  Sleepless-Chapter1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BGM▶sleepless-(OAKK)

 

Chapter2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不会——”Even继续阐述着,眼神疏离,偷偷看了最后一眼外面的世界和那昏暗的月光,他尽最大努力望向它们,但最后眼神只是在来回徘徊。“——憋气。因为你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感觉。”

“我想这是因为你吻了我,”Isak止住声,迎着Even的注视,还有在那眼神后陡增的分量。

“如果我没有吻你……”Even停顿了一下。“然后也许我们两个都还在那里,一直在憋着气。”

“你的意思是……”Isak感到这与Even共处一室的空间遥不可及且迷蒙不清,他努力从中分析出一丝含义。“就像……我们从未接过吻。 我们只是……只是……”

Isak不愿想象他们会在哪里。

“是的。”Even将拇指划过Isak的指尖:每一根手指,每一个指尖。“我吻了你,因为当你可以呼吸时,就不该再去屏住呼吸了。”

他回头说,“你不该为我屏住呼吸”。

Even翻身到他的身边,伸出手臂撑着Isak的腰。他行动迅速地消除两人之间的距离,但他刚才的脑之所想,身之所获,心之所感,却都不得而知了。

黑暗中,他们的唇寻到了对方的,好似飞鸟归巢,又似那温柔的潮汐,轻拍至洒满月光的海岸旁。

 

“我不觉得我可以。”Isak低声自白道,比起说给Even的人,更好像只是说给他的嘴唇,

“嗯……?”Even轻柔而温和地问道,他将手指插入Isak的发间——因为那是他可以称为家的地方。

“呼吸。”Isak解释道,眼神飘忽,摇摆不定,心惊胆战。“和你的不一样,我认为这是关于身为同性恋……”照旧,这个词本身担着的一股力拉扯着Isak的舌头,那沉重之力滚落在他们之间的床单上,在他们的肩膀接触的那一点下凿了一个洞。

“当我们浮出水面时,就是扑面的新鲜空气……”哪怕只为了那一瞬,Isak都尽力将彼此拉得更近,“好似喜欢的事情终于有了意义。”

 

Even再次吻住他,因为他极其希望Isak的余生,都能如此这般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因为他忽然期盼到,他们甚至可能会用余生分享这些呼吸。

“然后你吻了我。”Even呢喃着,也许只是对他的双唇,对贴着他脖颈的他的手指,沿着他的喉结,好像为了能真正地紧握他的每一个部分,这是他尽力去彻底表达感激的方式。

即使在黑暗中,Isak的双眼也变得大而明亮。而随后颤抖的呼吸,当然,也是预料之中的。

“这就像我说的。”Even继续道,发出最柔的笑声,试图缓解他句里“永远燃烧的愤怒” 。“这就是我救了你之后发生的事……”他弯起嘴唇笑了。“你反过来也救了我。”


Isak闪烁的眼神,对着黑暗来回跳动,在Even如此真挚的自白压力下摇摇欲坠:只留得这自白的沉重。然后,Even的眼睛再次寻到了他的,世界似乎都静止了,犹如演讲结束时,众人皆站立鼓掌,为两个不眠的男孩,和好一场卷走他们心脏的旋风。

Even盯着Isak的嘴唇,Isak的舌尖舔过他分开的唇瓣。然而,他似乎不太敢吻他,毕竟,在他们说出难以理解的那些重于千斤的语句之后,他不太敢去轻易减轻它的重量:好像它的破碎才是更佳选择,好像最后归于尘土才是人之常情。

Isak吞下恐惧,轻启双唇。

他回吻了Even,不去想担着的重量,不去想汹涌的波浪,不去想糟糕阴冷的晚上,不去想外面的世界,只想着他们两。只想着,跨越刹那的间隙,才最紧要。

“反过来我救了你。”他对Even讲道,再一次。因为这些似乎是他需要听到的;这便是那些无数夜晚之一。


月光正恰好洒在他们的肌肤——

Isak无法作答也不要紧,因为Even从未对他怀有过疑问,反之,他只是松开了手,然后摊开手掌。正如Isak不能理解,一切在月光下变得清晰可见;

夜晚在悄然掠过他们的周身——

要紧的是,Even从未要求他去解决他的每个问题,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相握的手,两片吐露安慰的唇。


Isak想到,哪怕只是在那一刻,他可以这样做。

他又吻了Even一次,这个男孩以用那双不可思议的大眼睛盯着他为乐,好像,他还没有完全理解他。但紧接着,他眼睛低垂,给出了一个微笑。

“睡吧。”

Even也用一个微笑回应他,但这笑是真实的,不是只牵嘴角,而是发于内心。心脏在相当平静的胸膛里砰砰直跳。

“我告诉过你——睡觉乃是—— ”

Isak没让他说完,又一次沉重而坚持着睁开眼睛,他分开嘴唇,展露着翘首以盼的渴望。

Even让自己随之顺从,比起初Isak的吻,他更用力地回吻着他。因为他理所应当的,显然是两人中更敏感的那一个。

Isak,在Even的胳膊下蜷着,把他的手臂环在他的腰间,Even允许他的眼皮沉沉——也许因为不睁开眼睛要更容易些。

 

时间流逝,黑暗只在房间的遥远角落里占据一地:潮起潮落,却从未有足够的力量伤害到他们。而压过黑暗的月光,不再像滴滴细雨,或涓涓细流似的,而是如此刻,完全倾洒在他们紧压的身体上。

一个微笑爬上Even的嘴角,又慢慢地逝去,正如之前紧紧地包围着他们的夜晚。

 

他轻声细语,声音在静止的空气中摇摆,一言以蔽之:

“睡眠也许……没那么糟糕啊。”


-The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32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