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I am not in love-Chapter1

Twenty One:推荐的人不少,故事我们也都很喜欢,因此年前拿到授权后便译好了首章,原打算节后开更此文的译文,却见另有姑娘已开始了,本期望一起合作翻译此篇,却因种种事由未能如愿,后经21内部反复商量,若完成的首篇译文不发出倒是辜负了辛苦的翻译与校对,实在遗憾。

因此今日只发21先前就译好的第一章,后续章节原文见下面的链接,想看中文译文的姑娘可以在LOFTER自行搜索,不胜感激。

原文链接▶I'm Not in Love-(cuteandtwisted)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BGM▶It's All in Vain-Wet

—— I am not in love ——

Summary:

Isak没有爱上谁,不,根本不可能。

或是:Even在第三年没有转学到Nissen,所以他们是在大学相遇。

平行宇宙里,Isak不相信爱情,而Even Bech Næsheim没有一刻不在想他。

 Notes:

Hi,平行宇宙,这章会介绍这个世界和登场人物,希望你们喜欢!

正文:

Chapter1:Hello


“你也要纸巾吗?”

Isak第一次目光锁定Even Bech Næsheim的时候,大男孩刚刚抽空了洗手间的自动出纸机,Isak站着不动,比起好奇,惊奇的成分更多,想着'这人怎么了?'

跟着,金发高个男孩随意地从纸篓拣出一张看上去还挺干净的纸巾,递给Isak。正当他要接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Vilde。

“Isak,你回家的时候能给我带包卫生巾吗?求你了求你了,我把我的麦片给你吃,好吗?”她在电话那一头恳求着。

“见鬼,Vilde?我才不会给你买卫生巾!”

那天,Isak手都没洗就离开了卫生间,后来,在某些聚会上,在需要大家分享些供人呵呵一乐的小故事时,他也就提了提这个怪怪的纸巾男孩三四次。除了男孩个子挺高,Isak连他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而且当然了,在他编的故事里,他们的相遇比实际情形听起来更离奇些。但,这是他在奥斯陆大学的第一个学期,故事越奇形异状,他就能交到更多朋友。

好吧,Isak知道这一切都不是那么真实,但也无所谓了。听上去这故事真够老掉牙的,但他很早就放弃那种人和人之间真挚的交往了,当然,高中时代的好友,他还维持着联系,不过等他上奥斯陆大学后,大部分朋友也就断了。

但一切事都在变,他没办法再成天成日地与Jonas和其他男生们玩在一起,他们与他在不同的专业:他们在不同的楼里上着不同的课,有着不同的日程。一开始Isak感到沮丧,但慢慢就习惯了。

目前为止,他最奇怪的友谊就是和Vilde的,他已经记不清,他们怎么就决定成为室友了,然后他就稀里糊涂地开始主持“女孩之夜”,还有“芝士与啤酒之夜”派对了。事实上呢,是Vilde在主持,而Isak负责抱怨,然后把自己锁在屋里Google一个新地方去住。

但Vilde对他出人意料的友好,有一次他带了个生面孔的男孩回家,她从不过问,也不介意大多数时候,他都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出来。

于是呢,Isak给她买过一次卫生巾,也曾四五次把喝晕了的她,从派对上拽回来。

“Isak,你为什么讨厌恋爱?”她有次问他,当时他们在出租车上,她靠在Isak身上,而Isak拿着她的高跟鞋和包。

“什么鬼,Vilde?”

“你为什么总这么愤世嫉俗?,你为什么不想谈恋爱?”

喝醉了的Vilde总是很搞笑。但是她变得迷糊又迟钝的时候,难得的会问出一些深奥的问题。Isak感激她问题中对性别的模糊。

他从来不会回答,因为她已经左摇右晃的打起瞌睡了。但是事实是,Isak一点都不讨厌“爱”这个字。相反的,他很爱它。他是如此的渴望被爱。他希望能抱着一个人,然后同样被那个人抱在怀中。

他希望能感受到什么,任何感受。他太想要被爱了,有时候走在路上,他会饥渴地紧盯着路过的每一个陌生人,他的眼神叫嚣着“爱我,求求你爱我”。但是从没有人能回应他的渴望。每次有人回视他的时候,他会低头快步走开。

Isak无法回想起他具体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愤世嫉俗而且冷漠,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把冷嘲热讽当做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把所有人隔绝在外。他上一次交心的谈话大概是三年以前了,在那条被遗弃的长椅上和Eva一起。即使是那次谈话,他也没有完全敞开心扉。

Isak那时还没意识到,其实他父母的离婚给他蒙上了一层阴影。不,它把他搞得一团糟。慢慢地,他为自己建了一堵墙。他变得无法触及,曾经的那个快乐的男孩被一个躲在壳子里的版本取代了。他对男生有好感这件事也对这种情况一点帮助都没有。Isak感到...空虚。

“我觉得好空虚,”几天后,他喝着Vilde的女生派对剩下的酒,对她承认道。

“你为什么不给那天那个男生打电话?”她小心翼翼地提议。

“去他的。他对我太奇怪了。他想在公众场合拉我的手,还想亲我。你能相信吗?”Isak已经很醉了,醉的太厉害了,不然他永远都不会对别人说出这种事情,尤其是Vilde。

“这说明他喜欢你,不是吗?”她小心地措辞。

“我才不在意。而且,他现在应该有点讨厌我了。随便吧。去他的。”那之后没多久Isak就醉倒了,当他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他发誓再也不碰酒精。

Isak是在这个学期的第二个周末在一个趴体上遇见对话里说到的这个男生的。他有晒成褐色的皮肤,大大的棕色眼睛,并且他把他拽到了一个小楼梯间,在那里他们亲热了像是一个小时那么久。Isak喜欢那些亲吻,逗弄,还有爱抚,所以他把他带回了家。他们除了把对方脱光外什么也没做,但是这足够让Isak第二天感到生存危机了。

他切断了他们的联系,不接他的电话,不读他的短信。当四天后他在图书馆撞到他的时候,那个黝黑的男孩试图啄吻Isak的嘴唇,但是被Isak一把推开。

“我不想要,只是勾搭而已,请离我远点。”

“你有感觉吗?”男孩最后反击道。

我不知道,不是吗?

星期三早晨生物课刚上课,一个高个男孩拉开Isak旁边的椅子,Isak没怎么在意。他正忙着给Mahdi发短信讨论新出的一首歌。

“Hello.”

Isak抬眼望去,这嗓音如此低沉,他小小地惊艳了一下。

“呃,Hi。”他回道。

这个高个男孩在他的班里,Isak看到过他好几次,但从没花时间去记住他的长相。他的头发挺滑稽的,而他的笑容则,嗯,挺好看的。

Isak的手机又震动了,于是他又低头忙着回复。他迅速偷瞄了一眼,发现男孩仍然看着他暗笑。

“不错的聊天。”男孩开玩笑说。Isak给了他一个礼貌性的微笑,又继续回复短信。

“我是Even。”男孩终于说了,伸出右手。

“呃,Isak。”他犹豫着回答。

他们握了握手,对视了几秒,真是奇怪的打招呼。Isak有点困惑,而且他也没有想要隐藏。——为什么这个家伙跑来和我聊天?

 “你觉得基础生物学这门课怎么样,Isak?”

“嗯,这是我的专业,所以我要是不喜欢就有点儿可悲了。”他回答。

“生物科学专业?你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我想我们的关系还没到我跟你解释我操蛋的人生选择的地步。”Isak回击,随即又希望自己不会表现得太粗鲁。相反,男孩只是在大笑,让Isak小心脏颤动了一下。他很漂亮。

“我是主修影视传媒的,这门课我一点都不懂。”Even坦白说。

“为什么一个传媒专业的要来上基础生物学?”

“我们的关系还没到我跟你解释我操蛋的人生选择的地步,Isak。”

“哇哦,以牙还牙,长见识了。”Isak愠怒道,又收到了Even的微笑。

正当男孩打算回应,教授走进了课堂。他和Isak挥手告别,很快回到几个座位开外朋友们身边。

Isak也跟他挥手告别,感觉怪怪的。那个男孩刚刚接近他只是为了聊天吗?真随意。

Isak觉得在社交网络上搜索“Even”有点儿丢人,但是他那天晚上几乎想不了别的事。他和Jonas在咖啡厅的时候才意识到Even和纸巾男孩是同一个人。他狂笑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的视奸行动不是很有收获,当他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可笑的时候赶紧把手机放在一边。

他的全名是Even BechNæsheim,这由Jonas的新室友:Jakob提供。

当那个高个男孩经过他们一群人时,Isak正跟Jonas和Jakob坐在长凳上。 Isak让自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才意识到,Even正朝他的方向摆着手。Isak特别羞怯地,也挥了挥手。他有点小鹿乱撞,不得不努力地藏起慌乱。

当Even离开视线后,Jakob随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和Even BechNæsheim成为朋友啦?”

“Even什么?那家伙吗?他跟我一起上生物课。怎么啦?”

“他是个传奇!他去年闯入游泳池,然后当他被抓住时回答说,‘因为我很想游泳’。真他妈有意思!”Jakob似乎了解每个人的每件事。

“呃,好吧。

“大一的女孩们都在死命追他,这个幸运的混蛋,”Jakob继续说道。“你也是大一,前进吧,少年。”

“去你妈的,Jakob!”Isak和Jonas异口同声道。

关于Jakob,Isak有点讨厌他。他讨厌他总是在Jonas身边,以及他是总是令他想起Eilas。Isak从未与Jakob提及过他的性取向,但是那男孩却初次见面就认定Isak喜欢男生。其次就是他很有魅力,聪明,而且和他们一样直。Isak讨厌他,但有时也会盯着他看。

Isak回家后,做了些更羞耻的视奸。他很快发现了Even的Instagram的帐号,只有三张图片,每张都有超过六百的点赞。第一张照片是他的脸,他微笑着,手上还拿着一个芭比娃娃。其他两张图片则是涂鸦,都很有趣,Isak几乎也要点赞了。

在进行了更多的视奸后,Isak了解到,Even是一个有趣且很酷的人。他也可以从他总是没什么空得知他是很受欢迎的,总之他们属于迥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他叹了口气,在脑中给Even送上最好的祝愿。

我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啊?

所以当Even在他最新的ins图片(Magnus和自己在浴室里摆出了一个特别可笑的姿势)底下评论到“希望这次你洗手了哈哈”。

Isak直接跌下了他的床。

 

评论 ( 23 )
热度 ( 127 )
  1. BeVryTwentyOne 转载了此文字
    百转千回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