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Sleepless-Chapter1

✨Twenty One:这是个短篇,需慢——慢——看。

授权图▶


原文链接▶Sleepless-penceyprat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BGM▶夜の歌-(岩男潤子


Sleepless

Summary:

黑暗中,他们的唇寻到了对方的,好似飞鸟归巢,又似那温柔的潮汐,轻拍至洒满月光的海岸旁。

世界似乎静止了,犹如演讲结束时,众人皆站立鼓掌,为两个不眠的男孩,和好一场卷走他们心脏的旋风。

Notes:

也许在凌晨1点和3点间,写下名叫《不眠》的小说,是极有趣,或更确切点说,是特别合适的。

先为任何文化差异之类的事宜道歉,因我来自英国而非挪威,除此之外,此刻真真切切的是凌晨3点。


如果你愿意,可以在以下平台关注我:

tumblr@sunshineisak,Twitter@geogredaniel,instagram@grlmmy

望能有慧眼欣赏此文,我现要先睡了。

正文:

 

Chapter1

“睡眠乃死亡的亲戚,你知道的。”

他笑起来好轻松,好似世间万物都完全遂了他的心愿。然而,他们两人却都知道,那才真的是个令人担忧的想法。

Isak透过沉重的眼皮和浓密扑闪的睫毛,半梦半醒地看着Even。Isak看着他,只希望哪怕是睡在床上,也能给他一些安全感。但这却真的是个苛求,他无法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命运会如何描绘与安排,又会如何论定与评判。然而在那晚,他决定坦然面对一切。


Even对着窗台自责着,看着那些走在奥斯陆街道和归途上,这夜间世界的最后残留——从聚会归家的离散人,醉酒的青少年之类的。

“我以为烟草应该让你累了。”Isak的声音很柔,几乎没有一个杂音落在床单上。但是,当他们周围的世界接近完全沉默,寂静无声之时,这句话便地动山摇般响彻了Isak的整个房间。然而,Even连头都没转。


他看着星星,他看着覆盖它们的云彩; 对于这样的美景来说,观看似乎是有意义的,大概恰是那双将星光放在无边夜色的手,又在更深露重的夜把闪烁的星偷走。

Even甚至忘记了Isak有说话,也许就是那一刻,Isak确定这是个糟糕的夜晚。因此,内疚袭来,那些把一切都归罪于他的,来自内心的指责萦绕心头。因为他差不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尽管他知道这与他无关,但他还是控制不住地把Even这糟糕的夜晚归罪于自己。

“来睡觉吧……”Isak恳求着,他睁大了眼睛,没有眨眼,但却穿过房间的黑暗,映出微小的光。

是他的眼神,而非话语,让Even转过了头。紧紧包裹着两个人的,不是他曾以为的毛毯,而是让他永远只能留在水下的那些束缚,这样的夜晚,语言无济于事。

在Even的沉默中,Isak试图用他们的眼神单独进行交流,但这依旧是被Even迅速否决的一个点子。他转过头去,反而更倾向去追寻另一个过眼云烟的想法。

“这就是为什么……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Even说的话让Isak眼穿心死,对这个被抛在床单,一言不发且略微受惊的男孩,连一句安慰都没有。

“你是什么意思?”Isak把他的眼睛固定在Even的一侧,并对自己保证一定坚持睁大眼睛,甚至都不需要眨眼。

“不……这就是为什么……”Even向前倾了下身子,绿色的眼眸捕捉到外面街灯的温暖光芒,在那一瞬,他好似是不食人间烟火,几乎是虚无飘渺的:笼着金光的天神。

他活动了下关节。Isak往胸腔内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他想到,他就不应该让Even先开口,他意识到这种对话是他们那晚最不需要的东西。

“在水里不会憋气的男孩。”Even补充道,好似这是不言而喻之事,他头脑里一直浮想联翩,而那是Isak如此渴望接近甚至想要去理解的一个世界。

“然后呢……”Isak叹了口气,将一只手伸进冰冷而倦怠的空气中:渴望着Even能有所回应,好让他的言辞能创造出哪怕半丝半缕的意义。

“我已经练习了。”Even大声唤道,扭曲的脸好似映出了一个明白能解开千头万绪钥匙恰在自己手中的男人。

“练习憋气吗?”Isak挤出一个笑容,但最多算是个倦容。他仍然睁着双眼,看着Even挣扎着站起来,那只Isak伸出的手,甚至让他想到了其他的可能性。

Even点了下头,眼神在房间跳转着:透出犹豫,也许甚至是种不信任。在房间角落的深处,以及恶魔们的流放之地——尤其是那些他曾以己命名的恶魔,阴影投下的黑暗正逐渐减退。

“不是在真正的水里”。Even解释道,将他的目光再放回到Isak身上,他的面色那么苍白,几乎在月光下闪闪发光。而这位在他面前尽管卷发略微曲,仍有着大理石雕像之美的男孩,他颧骨上方的眼皮却只求隐居去好睡一番。

 

Isak无言以对,Even也看出了这一点。当Isak还在支吾着组织语言时,Even让步了,他枕下头躺在床的边缘休息起来,他的背压在Isak的腹前。

“那是在哪里?”Isak的声音越来越柔软,但更为柔软的指尖却反复在Even的臀部拂拭,直到他移动到床的另一端,给他们两人留有足够躺下的空间,来紧挨着彼此的脑袋,直到那巨大而渐消的黑暗彻底隐没他们二人。

 

Even摇了摇头,用手找到Isak的手指,他的眼神飘向天花板。他怀着十足的关心与热情,研究着每一条裂缝,每一个擦痕。虽然很明显,它们只不过让他分分心:消磨着他的时间,直到真相从轻轻分开的唇齿之间涌出。

“这就是那种感觉。”他的声音平淡而看似无动于衷;他的面孔对所有人(包括最了解他的男孩)来说都是完美无缺的——他仍睁着眼,胸口上下起伏着。

“这?”Isak试图补全他的话,但他仍不完全确定“这”究竟指的是什么。

Even释出一声叹息,眼神颤动着,慢慢地,怀疑地,好像他不太相信自己眼下之景。

“沮丧。”他用一种细细解释的冷淡口吻道出这句话,这恰好与这话本意相矛盾——不过尽管如此,似乎还是挺适合的。“就像我只是一直在水下憋气,就像我永远不能浮出水面……而且……有可能……我会淹死。有时候,事情更糟,我会觉得好像我大概只能放弃,求生都毫无意义。”


Isak希望有那么一个世界,在那里他可能会知道该说些什么——哪怕只有一次。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7 )
热度 ( 166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