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I Save You Back-Chapter3(完结)

✨Twenty One:为什么看完竟想哭

原文链接▶I Save You Back

传送门▶ 

I Save You Back-Chapter1

I Save You Back-Chapter2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BGM▶

Þau hafa sloppið undan þunga myrkursins-(Ólafur Arnalds)

“and they have escaped the weight of darkness.”



Chapter 3


你不是一个人。

这是一个在退潮前撞到岸边的波浪,只有当他毫无期待时,才又再次回来。Even转过他的手,手掌朝上,当Isak将手指伸进他的指间时,他的嘴角上扬了。Even从未想过他还能在自己身边,而当一切成真,他却大脑一片空白。若Isak决定离开他,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应付自如。

“我能问你,怎么样了吗?”

这几乎足够让他拉开他,或许Isak已感觉到了,因为他稍微紧握了点他的手,像在重新确认他是完好的。 Even掩起恐惧,平息不安,即使他知道,那卷土重来,死灰复燃的不安感会更猛烈。

“比你上次见我时要好多了。”他答道,这是他此刻可以给出的答案。他希望这就够了。

Isak点点头,好像没表现出失望。 Even却仍觉得需要说些别的什么,说点更多的话。

“对不起,我就……就那么从酒店跑出去了,我知道你去找我了。”他不记得那天晚上的一切。 记忆好似一个万花筒,破碎不堪且错综复杂,但他记得大部分,而告诉他那些他回忆不起来的部分,于他才是有益的。

“Sonja?”Isak猜道,Even点点头。他的下巴不怎么听话,他也无法控制它,那几乎是本能的反应。他讨厌Isak说她的名字,讨厌他们有交集的想法。他那么尽力来避免这事,但最后依旧噩梦成真。

“是啊。她来见了我,告诉我发生了什么。”Even痛苦地回答道,但好在这不会在记忆中停留太久。她是个令人舒心的好人,她将手指穿过他的头发,告诉他不用担心,她会处理好一切。他问她那是什么意思,她何时告诉了Isak这些事……他猜想到,这便是——当朱丽叶醒来,发觉罗密欧冰冷地趟在她身旁时,朱丽叶的感受。似乎所有的希望,不论曾经如何短暂停留,现在均已永远消逝。


“好吧。”

Even捕捉到了Isak改变的语气与皱起的眉头。 “她说她有点当你是撒气筒,是真的吗?”

“她是……那没关系,现在都没事了。”Isak答道,但他的耸肩太过明显,他的手也反复紧握着自己的膝盖。

“她不应该这样做的,但她也很抱歉,她知道的,这不是你的错,”他说,希望这能缓解些对他造成的任何伤害。但Isak仍面不改色,他勾起肩膀,向前驼着背,蜷起自己。

“你知道这不是你的错,对吗?”Even问道,他的脉搏在喉咙后沉沉地跳动着,连口水都难以下咽。当Isak抬头时,他就完全停止了呼吸。

“我早就该意识到的—— ”

“不,Isak。”Even握住他,把他的双手夹在自己的之间,他眼底尽是绝望。 “相信我,你本就不该知道,除非你以前见过我这样。但就算这样……要应付得来也绝非易事,即使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哪怕是Isak的肩又下垂了,他仍紧握着他。Isak微微抬起眼睛,与Even的双眼对视。他们凝视着彼此,一眼即万年,共同迷失在那种他们在还未认识彼此之前,就试图去创造出的不言而喻的羁绊里。最终,Isak把他们的手指交缠在一起,寒意咬住皮肤,并深深嵌入指关节里。

“Sonja有帮你吗?”他问,他眼神飘忽,紧张地说。 “就是,当你们两还在……”

“她试过了。我想,她认为如果一切可以井然有序,那么……”,Even的声音越来越轻,然后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她需要掌控所有事情,掌控我。我认为那也正是我需要的,那是我认为的最有安全感的方式。”

Isak的拇指沿着Even的手腕滑动,温暖而试探着。 “那现在呢?”

“现在……这问题在我这没有答案,”他说道,如他所知地那般诚实。“我不想再回到那种生活,一切都像被分隔在不同的盒子里。”

Isak皱着眉,眉毛纠在一起,当他的身体要在长椅上靠得更近之前,他们的靴子尖就已紧挨着了。“那么,你想怎么生活呢?”他问道,他说的如此小心翼翼,好像他害怕听到那答案。好像他害怕Even的任何回答里,都没有他。Even向前倾着身子,用他的鼻尖沿着Isak的鼻子摩擦。

“做我自己。”他说,然后他们都笑了,这种有感染性的某名之物,让Even胸口一痛。

“只有你,能感受到你的感觉,”Isak低声说道。

这是来自另一个时刻,另一个宇宙的回音,那时的Even自由自在,Gabrielle的声音从广播里传来,还有Isak,这个有着消瘦手臂和小小牙缝的男孩,这一切,都是他的。

“那便是我了解之时。”他不自觉地说着,这些词还没完全在脑中构思好,便说出了口。

Isak疑惑地皱起眉。“嗯?”

他本想略过它,用耸肩和笑声掩盖了去,好让对话继续下去。但现在他自觉无比勇敢,紧握着Isak的双手于手心,坐在黑暗里,他们两人如此靠近,近到可以分享彼此的呼吸。

“对你的感情,”他解释道,他又笑了。他想念这样的微笑,喜欢它不会伤害到别人。“当你说那句话时,我就知道我完全沦陷了,陷入了爱河。”


有一秒,一个可以跨越无限的时刻,当他们之间尽是沉默,就好似有一个黑暗而无尽的虚空,威胁着要整个吞下他们二人。但接着,Isak的手放上了他的脖颈,拉着他向前,当他们的唇压在一起时,他释出一口急需供氧的呼气。

这不像他们与彼此分享过的其他吻那般炽热,但这个吻是有重量的,有种让Even摆脱虚弱的力量。现在的Isak也比从前更加坚定,更加肯定他自己,肯定他们两人;而Even也因此,瞬间被治愈了。

他同样认真地回吻他,张开他们两的唇,让他的舌头探到Isak的,温暖而湿润,让他颤抖着。 Isak从喉咙深处发出一个柔软的呜咽,几乎像是恳求,Even自觉回应着,拉起他的腰,把他们的身体压在一起。

他们共同颤抖着,不论是源于他们在外面呆了太久,还是因为完全的释放,他不好说。他只是知道,当他们身体的分开后,他感到强烈的空虚。

“如果你想,你可以继续下去,我不会拦着你。”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说,但Isak脸上惊恐的表情却足以让他确信,心怀希望是没错的。

“你什么意思?”

他微微垂下头,感到很冷,因为金属拉链正抵着他的下巴。“这不是说我自此开始就会更好了,”他轻声说道,他知道Isak还如此年轻,如此害怕这种毫无防备之事。他知道即使真相赤裸裸,这些话也需要被说出口。 “这是我的一部分,Isak,事情总是会是这样的。”

“我知道。”他毫不犹豫地答道,这才是最惊到Even的一点。他之前假定Isak需要一些时间来考虑这些话,领悟它们的意思,但现在Isak正看着他,好像他一直都很明了。

“我只是想让你确定一下,”他再次尝试,只是为了万无一失。 “你还有退路。”

Isak笑了,那就好像,在黑暗中沉睡了多年,醒来时看到的日出, Even几乎都能感觉到它照耀在他皮肤上的温暖。

“但我为什么会需要退路呢?”他问,紧紧握住Even的手,然后拉近他。 Even则是,无比乐意地,发现他的头正靠在Isak的肩上,他整个身体都紧紧蜷缩在Isak为他创造的空间里。而且他知道,他当然知道,这不是结束。会有更多的对话像此刻这样,或许比以前那些他不得不忍受的,更痛苦,更难捱,但他同时也知道,Isak在这里。他就在这里,他留了下来,Even不觉得自己还会关心任何其他的事情。

“你认为所有那些在平行宇宙中的,其他Isak和Even,现在正干什么呢?”他问道,将他的手臂滑到Isak的夹克下,这样他就可以环绕在他的腰间。

他感觉到Isak叹了口气,缓慢而从容,就像他在深思这个问题,接着,他在Even的额前印下最温柔的吻。“我想……他们可能盼望着能一起坐在和这个相似的长椅上,两个人都冷到快要结冰了,就像我们一样。”

而Even,这个总是在追逐自己另一个版本的梦想,另一种版本生活的人,冲着自己笑了,然后他紧紧靠着Isak的肩膀。

“我想你是对的。”他说道。

他是说真的。


-The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27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