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Dead Man Walking-Chapter 10

✨Twenty One:已修复,累瘫。

简介▶

此文是现实向的Evak文,每一章会以T(饰演Isak的Tarjei Sandvik Moe)与H(饰演Even的Henrik Holm)的两种不同视角来描写现实世界的故事。

原文链接▶ Dead Man Walking

传送门▶

💚Chapter1 💙Chapter2💚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Chapter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BGM▶Rusty Halo-(The Script) 

 

 

Chapter 10 Rusty Halo (褪色的光环)

 


 

 

  T

成为一个超级著名的演员这件事,已经有点在逐渐消逝了。老实说,我的意思是,和粉丝见面是很有趣,但在Ins划上百个tag才能找到来自你朋友的,就没那么有趣了。有些孩子一直tag H数百次,只为让他注意到他们,然后说句生日快乐。

“听这个babe”哦,老天,H又在刷Twitter。

“别刷Twitter了,你知道这对你没好处的,你会读到一些狗屁言论,然后让自己恼火。”

他扫了我一眼,给我一个表情。你知道那个——“不要告诉我该做什么”。

不久前,H和我才开始注册新的社交媒体。是用假名字注册的私人账户,我是Adrian Ekstett,H是Sven Fossbacken Magnusson。 H爱Magnus,好吧,他更喜欢David。当时还觉得蛮好玩的,但现在我只是看着,再摇摇头。

不过这挺好的,我们有所有朋友支持,然后只要做自己就好。在使用我们的真名的官方账号那里,有太多的规则,需要我们谨言慎行。于是我删除了我的账号,我懒得去记我在上哪一个账号,H对这些则是驾轻就熟。

“#ProtectHenrik又上趋势了,这些小孩真是蛮怪的。”H只是摇摇头。“他们觉得我多大了? 7岁吗?”

“我很高兴你不是7岁,因为那时我不能体验到所有这些Bj。”

他发出一小声傻笑,仍然坐在马桶上。

“哇,快看,小孩子 Tarjei也无处不在呢,”他举起屏幕,8岁的我正咧着嘴,挂着一个孩子气的露齿笑。

“这就是为什么我删除了我所有的社交账号,baby,这样那些尴尬的小时候的照片就不会无时不刻弹出来了。我不敢相信它们仍然无处不在。”

“这是你的粉丝。他们会坚持任何事,持续不断地复制和转发。但你很可爱啊,我也正在转发它。”

H有个Skam粉丝的twitter帐户,他点赞所有我们的照片,并转发一切。他完全是个白痴。

我们昨晚没有sex,仅仅相拥着说话就挺好的。我睡得很香,他的胸口包裹着我的脸。 H今天很早唤起了我,掏出我的小弟,并和它促膝长谈。他的确这样做了。小T显然是他的伴侣。他使我的小弟也回应他,用一种吱吱作响的小声音。这简直太好笑了,无论如何,他已经答应了小 T,今晚行动。

今天早上我们都收到了Skam剧组的email,15页的时间表和拍摄排期,以及试演和脚本会议。H上蹿下跳,大叫着挥舞着拳头。我只是咧着嘴笑了,我他妈开心到,都快要泪流满面了。我们又有新的一季了,又一个被塞满的钱包,又几个月的合作。真他妈的棒。

下周,我们要去NRK签合同,这事还是令我难以置信。而我如此安心,这也意味着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可以接下我夏天拿下的戏剧作品的邀约了。

H今天又有一个试镜,他试的角色是一个爱情喜剧的主角,和一个金发女人搭戏。我丝毫不怀疑他们会成为朋友,然后接吻。有趣的是这件事突然让我觉得嫉妒又暴躁。

我知道这只是工作。我工作的时代候也会和别人接吻。我也很想演更多浪漫的角色,也许有的动作片也不错,做个真正的反派恶棍。那也会很有趣。

“你今天是和那个Hannah Poulsen搭戏吗?”

“对,他们想看看我们一起工作的话,能不能擦出什么火花。”

“那你应该多了解她一点。如果你拿到了这个角色,和她一起出去玩玩。”

“H上完厕所,洗了手,然后把我从浴缸边拉过去,让我钻回他的怀抱,紧紧地抱着我。顺便一提,他的怀抱是我最喜欢呆的地方,如果不算上光着身子和他一起躺在床上的话,或是含着他的小弟时。”

“宝贝,不要吃醋。这和我们之间完全不同,永远不会发展到像我们这样。我保证,你是我的。全部是我的,我也全部都是你的。”他吻住我,混杂着牙齿、舌头、和牙膏味道的一个吻。

“我知道。”我抚摸着他的脸颊轻声说。他实在是太性感了,我忍不住又有点腿软。

“我们是演员,我们也是自己。我已经不知道这个界限在哪里了,但是你和我是特别的。”H是对的。他当然永远是对的。

我回抱住他,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没有他我可怎么办啊,在遇到他以前我到底都在做些什么?我几乎记不清那段没有H在我生命中的日子了,那段H还不在我身边的日子。

去车站的路上他一直牵着我的手,甚至在上车的时候还亲了我一下,结实地亲在嘴上。他完全不在意是否有其他人看到,说真的我也完全不在意。几米远的地方有个人一直盯着我,但我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拿出手机。

很多人认出了我,但他们无法评价我,所以他们只是看似很疑惑地盯着我。另一些人试图装作漠不关心,但我知道他们正在给我拍照。尤其是当他们试图让我出现在他们自拍的背景里还以为我不会发现的时候。人类太奇怪了,为什么不简单地走过来打个招呼,然后问我要照片呢?我又不会咬人。

当然,没有被认出来的时候也很好。David和我说好了,我们下周回学校的时候,要尽量保证我们一起到到校一起离开,要不然就找别人和我们一起回家。有时候粉丝徘徊在学校附近的时候会让我觉得有点太过了。

上学期已经够糟糕了,这学期我猜只会更糟。我始终不愿细想Skam变得有多火。这太疯狂了。人们有时候会一路跟着我们回家,还有人会敲Marlon家的门,问能不能进去看他的房间。这有点恐怖。 

H比较擅长躲藏,想想这挺奇怪的,毕竟他那么高。他把帽子拉低,然后换个疯狂的表情,一下子他就一点都不像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帅气的演员了。因此他出门的时候人们很少打扰他。

David就完全相反。David本人比Magnus还疯。Magnus就像是干净内敛版的David。他特别擅长对付他的粉丝。什么都无法打扰到他。但是在那疯癫的性格背后,他是我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携有我的秘密与谎言的可信之人之一。

没等我爬上最后一层楼梯,David已经在他家门厅那里等我了。他家在五楼,连个他妈的电梯都没有。这种古董楼每个人都想住进去,全然不在意每天回家都要做个全身锻炼。

“第四季宝宝!”他大叫然后和我击掌。

“你是主角??”我简直不敢相信他没告诉我,混蛋!

“不不不,我不知道,我不觉得是我,我是说没人跟我说,我像去年一样签了所有东西。”
“我和H也是。真他妈恶心不是吗?”
”我好紧张,我的天啊,这就都要开始了是嘛?今天早晨我给Ulrikke打电话,诉她她得过来和我待在一起,这样我们就可以练习一下亲亲抱抱什么的,像你们俩一样。”他冲我指了指。

“她是不是说叫你滚蛋Dave?”
’“是啊,差不多吧。”他咧着嘴笑。Ulrikke是我认识最有趣的女孩子。
“演员表上还有几个新人,我认识其中一个女孩子。她很酷。Iman的朋友也要参演。”我拉出椅子坐在餐桌旁。
David正往几个漂亮的玻璃杯里倒咖啡。他的父母不喜欢马克杯。就好像如果你提到茶杯半个字,她的妈妈就能立刻冲出来。
 “H怎么样?”David笑起来,他把杯子放下,然后往桌子上扔了一包商店买的肉桂卷。很显然他妈妈也讨厌家庭烘焙。

我笑了,大大的微笑。

David也冲着我笑。

 “你好爱他啊。”他的手猛得拍了一下桌子。“承认吧。”

我脸红了。但我还是微笑着。“我们现在算是在一起了。”

“现在?那你们之前算怎么回事?假装是一对儿?”

我耸耸肩。

“卧槽Evak成真了!哈利路亚!”他绕着房间舞起来。“我擦,不对,不是Evak。你们的CP名是啥?HeTa?TaHe? Hovik? HO-Moe?”他笑得停不下来。

我得承认这有点搞笑。Ho-Moe,杀了我吧。

 “说真的。”他抓起那包肉桂卷,撕开口,碎屑和糖撒了一桌子。

“H从第一天开始就垂涎你了,而如果他在屋子里你就坐立不安的,你忙着看他还若无其事。别忘了,你的戏剧课我可是全都去了T,我从你五岁就认识你了。”
“我想我们是在一起一段时间了。只不过,现在不一样,我们算是正式地在一起了吧,在所有人面前。”

“T。”David表情又严肃起来。“我们三年级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喜欢男孩子。你所有的朋友都知道。而且每个人都见过H。没人把这事放在心上,没人会像个女妖一样鬼吼鬼叫,然后还恐同。”他做出夸张的手势,手指不停梳拢头发,刘海都立了起来。“我们都知道你们的事。”

他往后一坐一脸满足地笑,然后又靠过来盯着我。

“我以前一直觉得你很了解自己,你从来不会怀疑自己。后来你睡了那个九年级的叫Elin的小妞,完全惊到我。没法接受,那根本不是你,她不是你的菜,之后你异常的难过。”他吃了一大口肉桂卷,看着我。

他的话让我想起从前。他是对的。那是个巨大的错误。我觉得我还直过那么一两天吧。

 “那你觉得什么样是我的菜?无所不知先生。”我抓起一个肉桂卷,也看着他。他趴在桌子上冲我眨眨眼。

“H,永远都是。”

我笑起来,咬了一口。David冲我摇摇头。

“好啦,全世界都在电视上看见你俩啪啪啪,你还担心个鬼啊?”

 他大概是说到点子上了。

回家的路上我给爸发短信,就确认下今晚家里是不是只有我。今晚是爸妈的桥牌之夜,打着牌喝着雪利酒。老天我长大后,决计不要活的如父母这么无趣单调。

我还顺便去了药房,因为我想给我们买点牙刷。我的已经有点难闻了,H和我共用一支,所以要买只新的耐用的。我还买了牙膏,好闻的沐浴露。然后趁没人注意再拿了一包套套和一瓶润滑油,放在购物篮最底下。希望我最后能排到那个性情古怪的,60岁且从来不笑的收银员。

结果我排到那个19岁话很多的收银员,那个当然认识我是谁还问Even好不好的。和我说着她有多爱Skam,评价着我选的沐浴露。我真想马上离开,真的。最后她终于放过我,结束令我感到浑身不适的对话,扫描完我买的东西,放进购物袋。我把我的手机轻放在付款机上付款,然后拉低毛线帽逃了出去。

我爸持续给我惊讶的方式真的很好笑。我的意思是他真酷,透过那种父辈的尴尬而有趣的方式。因为当他把车停在路边时,H在他车里。H看上去累坏了,还穿着今天早上试镜的衣服。爸爸看上去对自己的照顾,感到非常满意。

我有点难为情,我应该早想到的。我应该意识到H会精疲力竭然后去接他。或者至少口头上问问。他是我男朋友,我应该有这个觉悟去照顾他,而不是抱着我爸说谢谢他。

他摸着我的头发,“我现在有两个儿子要照顾了。我们可不能让H在这种天气,穿着漂漂亮亮的鞋子,在街上乱晃。”

H给了他一个“我勒个去饶了我吧“的笑容,然后把我拉进他的臂弯。只是这样抱着他,他只是这样暖暖的,紧紧的抱着我,还挺有趣,让我心里快乐的发痒。

然后我使出浑身解数,用“看我快看我-有担当好男人”的气场。我煮着晚饭,咳咳,从冰箱拿出一袋Pytt-i-Panne,然后煎一煎。这是我爸过瑞典边境时买回来的。然后我煎了几个鸡蛋,堆了一些腌甜菜根在上面。我们像一家人那样吃晚饭,用便宜的冒气泡的酒,干杯庆祝新签的Skam合同。我甚至嘲笑着我爸讲的笑话。谁能提前试想到这一切呢。

注释:Pytt-i-Panne是一道斯堪的纳维亚非常受欢迎的菜,用剩肉,香肠,土豆和洋葱做主料,然后用黄油煎,盖上一只单面煎蛋(有的人喜欢放一颗生鸡蛋在上面,用菜的余热继续加热鸡蛋)。传统做法里还在一边放上腌甜菜根。这道菜一般作冷冻食品销售,所以买回来放冰箱,想吃的时候拿平底锅热一下就可以。

然后我开始一边洗碗,一边听H在房间走来走去地跟我说试镜的事情。他真的很生气,很难过,很难接受。H是世界上最有趣最快乐的人,所以我讨厌今天有人坏了他的心情。

“她真的就是冷冰冰的,我们不对台词的时候,甚至不正眼看我,而是转向一边,开始抱怨我看上去太年轻,还叫我“那个男孩”,仿佛我和她不在一个屋檐下。”

“我保证,”我说着把他拉过来吻一口,“我想你需要去洗个澡,然后过来和我舒舒服服躺在床上。”

“谢谢你,”他耳语道,“今天过得实在太操蛋了。”

“好了现在已经过去了。”我无比坚定地说,“今晚只有你和我,还有一瓶家庭装的润滑油。”我咧嘴一笑,朝他眨了眨眼。

他欣喜若狂地笑起来,几乎用跑的冲进浴室。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30 )
热度 ( 267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