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Million Bad Habits To Kick(完结)

✨Twenty One:最近沉迷于耍hide&seek.

原文链接▶

Million Bad Habits To Kick-cosetties

传送门▶

Chapter1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BGM▶Baby I'm Yours -(Breakbot)

"Trust me I'll be there."

Million Bad Habits To Kick

Chapter 2

 

iv. Sonja

他短信告诉Sonja要谈谈之后,不到半小时Sonja已经在家里等他了。她坐床边的地板上,缩在毛衣里。她的眼睛看起来红红的,但是看不到一滴眼泪。她一定是自己进来的。有时候都快忘了Sonja是怎样的渗入他生活的方方面面的。几年以来,和Sonja在一起就好像是机械地呼吸一样,直到他的肺因为过度的压力而快要燃烧起来。

她甚至在他进屋的时候都没有抬头看一眼。

她的声音冷冷的,“记得我们在这里我们第一次接吻吗?我们在看《红磨坊》*你忙于分析电影,一点都没注意我,而我却那么迫切的想要吻你。我们那么小。我没想到你会回吻我。”她轻声的干笑了一下。“但是你却吻了,天,我忍不住高兴了好多天。”

*译注:《红磨坊》是由巴兹·鲁赫曼执导,妮可·基德曼、伊万·麦克格雷戈、约翰·雷吉扎莫和吉姆·布劳德本特等联袂出演的歌舞片。影片于2001年5月16日在美国上映。影片主要讲述的是女主角莎婷和男主角克里斯蒂安之间的爱情。

 

“Sonja……”
“如果你还惦记着Isak,你就不必在趴体上吻我。”

“我很迷茫。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我都不确定——”

她终于看了Even的眼睛,让Even一时语塞。他只从镜子里见过那样一副失落的面庞。

“你想怎么样?”她问。

他想怎么样?和Isak在一起?还是让远比他更稳重的人来给Isak应有的幸福?

他只是想再一次呼吸。

他做出回答,简单明确。“我爱上他了。”

“那我呢?”

“我感觉你不再了解我了。”

Sonja叹一口气。“实际一点,Even。他能照顾你吗?他知道你有躁郁症么?你觉得他会——”

“我觉得如果他知道他还会和我在一起么?”

他不会。他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Even本应该足够强大的远离他。他做到了,好几天了。远离Isak可以让Isak避免最终的心碎,很快他就会忘掉Even,爱上其他的男孩。他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但Even又是懦弱的,当Isak已经察觉到他的一颦一笑都完全牵动着他时,他到底该怎么做?

Sonja转过头去,“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为什么留在我身边?是因为你需要照顾某人吗?每当你不得不照顾我时,就能修到圣母学分吗!”

“你不该这么说,你明白的。”

“是吗?也许是吧。”他摇摇头,“但你不明白的是,我不需要有人来照顾我。”

“所以你到底想要什么?”她又问了一次。

那会有一百万种答案。他想要控制自己的思想,他想毕业,他想疯狂嗑药,且不用担心会这毁掉他。他想要十九岁时,像其他人一样毫不费力地生活——用那种Isak认为他会有的方式。

但那都是后话了。现在,他只想再吻Isak一下,就一下,即使从今往后,生活一团乱麻。

Sonja快速眨着眼,Even知道她在憋眼泪。这是一年以来的第一次,Even能控制他们的关系。事实上他没有为Sonja的伤心而深感抱歉了,这一点才让他感到真的很糟。也许以后,等他有时间去处理时,而不是现在,这个他要做出最终选择的时刻。

他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没能给你一个好的答案,但我知道,我不想像现在这样了。”

 

v. Mom

他一回家就闻到厨房传来的意大利面香味,他的妈妈只在特殊的时刻做饭。我没想往家庭主妇方向发展,她总这样说。Even想知道,是否他安全在家里已经成为一个特殊的时刻。

妈妈来到厨房的门口,用毛巾擦干她的手。从他上周五晚上跑去Nissen后,他一直没见她,都忘了她的目光能让他振作起来。她眼睛下的黑眼圈仍然那么明显,但当她微笑时,她的眼睛又亮了起来。“你和Isak玩的开心吗?你有告诉他我想见他吗?”

“妈,我甚至还没把鞋脱掉。”

“原谅我想知道我儿子的新男朋友,特别是,在上周之前你几乎从未提起过他。”她用毛巾拍了他。“我只是想知道,你生活中发生了什么,”她静静地说。

妈妈像女儿般爱着Sonja,但Even不能分辨那到底是真的,还是一个曝光效应*的副作用。对妈妈来说,Sonja密切注意着自己。当他向妈妈解释自己时,他觉得有点像心脏被撕扯出来似的。Isak是她未知的领域,他知道这一点,但他只想对Isak的事守口如瓶。而他们之间的事更几乎是八字还没一撇。

*曝光效应(the exposure effect or the mere exposure effect):又谓多看效应、(简单、单纯)暴露效应、(纯粹)接触效应等等,它是一种心理现象,是指的是我们会偏好自己熟悉的事物,社会心理学又把这种效应叫做熟悉定律,我们把这种只要经常出现就能增加喜欢程度的现象叫做曝光效应。

她神情温柔。“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Even摇摇头。如果有足够的钱,足够的时间,他可以通过音乐、摄像角度、照明,来重现他对Isak的感觉。他可能会重来一遍初次对话—— 当时他在抽那些纸巾时在想什么呢?在他终于找到一个足够好的理由让他们互动之前,他本可以先和Isak交流几周。他会用那多的几周在Isak肌肤上印下一个个吻,直到它们化为永恒。

但生活不是电影,他的话永远不足以让他解释清Isak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甚至开口都不易。妈妈不会懂他的感觉。

Even娓娓道来,“我第一次和他说话时,他几乎都不敢看我的眼睛。”

妈妈笑了。“听起来真像你父亲。后来,他告诉我,看着我时杀伤力很大,因为当时的我太漂亮了。”

“现在看那是夸张了。”

“你爸爸是个真正浪漫之人。”

“Isak也是如此,但他不会承认,”Even说。而且Isak永远也不会说出口,但也许这些天,Even最后离家前在门口的那些深吻,已足以是一种告白。

妈妈呼了一口气。“我很高兴。”

“我也是。”

 

+ 1

后来,当他们最终确认每个人都已离开了Isak的公寓时,Even发现自己也正抚好了Isak散落下来的几撮头毛。最后,Magnus和Vilde是最难被赶走的。Isak因为害怕不敢去打扰他们,而从他们的方向传来的几声猫叫,也让Even不确定现在过去是否合适。在Magnus居然接到他老妈的电话后,他们终于在午夜离开了。

Even又穿着Isak的灰色帽衫,用手指穿过Isak的头发。Isak冰冷的脚趾戳到了他的小腿,但他不在乎。连在他身边Isak的手臂重量都是足够温暖的。

“你能想象他们的性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吗?”Isak做了个鬼脸。 “你为什么要给Magnus好的建议? 现在他们会一直恶心我们了。”

Even偷吻了他一下,作为回报,Isak用鼻尖在他胸前爱抚更深入。 “你今天在Instagram上张贴了几张照片,我不觉得我们有理由说他们。”

Isak脸红着语无伦次道。“那不一样。”

“从没想过你会是个这样的loser”

“我现在就可以和你分手。”

Even深深地叹息了一下。“你才不会。你需要我的微笑来给你的生活赋予意义。你需要我的脉搏来保持你的心跳。你需要——”

“答应我,一旦你成为了电影导演,你不会从拍摄史诗爱情片起步。你会毁了浪漫。Hallmark*会为他们在情人节被泡汤的利润而起诉你。

Even把Isak的连帽衫的帽兜拉到他的眼前。“好吧,宝贝,无论你说什么。我会让你知道我他妈是一个浪漫专家。我在你身边,不是吗?”

*Hallmark:贺曼公司,主经营贺卡及其有关产品。

Isak将帽兜推回额前。“是吗? 那你是什么时候第一次意识到你喜欢我的?”Isak问道。 虽说他是半笑着发问,但Even能听到这话里的认真。

“可能是当你为了附和我,假装喜欢Nas的时候吧。 Nas! Nas. Nas? 那真是太可爱了。”Even轻拍在Isak的鼻子上,Isak用枕头打了他作为回击。

“我知道Nas,我只是不知道那些是他的歌。”

“‘我是Isak,我很酷。我戴snapbacks的帽子,听90年代的hip-hop,只是除了那位有史以来最具代表性的rapper——’”

说到这时,Isak把他扭倒在床上,扯开他的毯子。“把毯子还我,”Even哀嚎地抵抗着Isak的重量。他的胳膊太瘦弱,没法变得那么有力。那条毯子真的很暖和啊。

“直到你承认我比你音乐品味更好,我才还。”

“就算我说了也是在撒谎,因为一个名叫Jonas的人告诉过我你曾一整月都在听Jason·Mraz的事。”

“靠,他这个叛徒,”Isak抱怨道。“但还是要比Gabrielle好。”

“我是个兴趣广泛的人,有时候大家只是不懂。”他在Isak的肚子挠着痒痒。“这也说明了我为什么喜欢你。”

Isak对Even翻了个白眼。“照Eskild的话说,我又懒又不好闻。你和空气清新剂约会可能会更好运些,让它和你一起滚去听NAS。”

而事实是,Even可以解释的。他喜欢Isak上学时仔细地把头发梳理好,但当Even第一次见到他的那天早晨,又像顶着一头鸡窝。他喜欢几乎是个暖炉的Isak的身体,这样Even就可以如他所愿讨人嫌地偷过毯子。他喜欢Isak安静而坚定地支持他的朋友,而当他们之间的关系好似一个巨大的未知数时,朋友们也如此支持着他。

没必要全盘托出。Isak把毯子拉回Even胸前,把他的下半身裹成一个茧,这就够了。 

Isak去索吻,而Even凑在他的耳边,亲昵地窃窃私语,“我想变得高冷点,但你是那么热,让我融化了。”他舔着Isak耳朵的轮廓。

Isak赶紧缩回去,反手一个枕头,他差点滑下床。“我们正式分手,”他面如死灰。

而当Even笑出声,五秒都不到Isak的眉头就舒展了。

再下一分钟,他自己也狂笑不止。

这就够了。

-The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435 )
  1. 黃色小青蛙TwentyOne 转载了此文字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