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Skam同人文】Dead Man Walking-Chapter 7

✨Twenty One:来不及解释了,快看啊啊啊啊啊!

简介▶

此文是现实向的Evak文,每一章会以T(饰演Isak的Tarjei Sandvik Moe)与H(饰演Even的Henrik Holm)的两种不同视角来描写现实世界的故事。

原文链接▶ Dead Man Walking

传送门▶

💚Chapter1 💙Chapter2💚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Chapter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BGM▶No Words-(The Script) 

 


 

 

Chapter 7 No words (无言) 

 


  H

快到午夜的时候,我终于决定就这么干。我要去见T。我要坦白一切。我承认我脑子被门挤了,我的感情如火山喷发。虽然我现在累极了,但人很清醒,我真的受不了再度过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了。如果有选择的话,我知道我绝不想呆在这儿。我也知道这样做,他让我哪凉快哪呆着去的可能性很高,然后我可能就回窝,独自痛苦上几小时。至少家里还备着足够多的酒陪我。

妈和爸在电视机前喝着萨姆布卡酒,看着一些烂片。我站在门口,就那么瞧着他们,穿好夹克,手里提着靴子。我妈起身过来抱了抱我。她理了理我的毛线帽,然后拉上我的夹克拉链。


“去解决和你男孩的事吧。”她在我耳边说,跟着在我脸颊一吻。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想也不想说道。

她看着我,仿佛我是双头怪兽。

“好吧如果现在不是,那么他会是的。我不知道你俩怎么了,但你得去解决。你们一起解决。所以,去吧。”

“我讨厌你总是对的。”我小声说道。

“亲爱的我可是你妈,我永远知道什么是对”。

“不,才不是。”我轻轻笑了。

“我喝着萨姆布卡酒呢,别和我争。”

我笑着朝我爸挥手。妈一溜小跑回到沙发,整个人困在爸身上。爸就叹了口气,然后挪开让她舒舒服服依偎在他和沙发之间。我们真得有个大点的沙发。爸的腿都伸出沙发边了,而妈看上去像睡着了,她的头就依靠在爸的胸上,懒洋洋地想把毯子抓过来,又够不着。

我在夜色中出发。这天气似乎又要刮起旋风,所有的雪今天也都化光了。新闻里都是一脸郁闷的人们,抱怨为什么圣诞是绿的,又不下雪,又是全球变暖的。我必须附议,这太操蛋了。哪里都是湿漉漉,黑乎乎,雪化地滴答滴。走在路上,大块厚厚的冰从屋顶,一路滑,然后在我眼前,撞成碎片。如果我有车骑过去,20分钟内我就在T家了。然而我只能靠走的。也许等会能有个巴士经过,但我真是懒得查。所以,我就走,然后想,等会到底要说些什么。

 

  T

这个圣诞之夜简直是糟糕透了。我一点也兴奋不起来。我们几乎没什么礼物可拆。我爸妈给对方的礼物都很无厘头,像什么汽车保养服务和根管治疗*。我知道这些东西是要花钱的,但是WTF?根管治疗?我不是很懂。他们给了我一些零花钱和一家游戏厅的游戏卡。我想这其实是个不错的礼物,但是我真的不玩游戏好多年。

*译注:根管治疗术,又称牙髓治疗,是牙医学中治疗牙髓坏死和牙根感染的一种手术。

可能是长大了吧,我更希望得到像是亚马逊电视棒*,还有苹果电视之类的礼物,但是我估计我妈甚至都不知道这些东西该从哪里买。但凡是在购物中心那条路上买不到的东西,你就别想了。我送了他们电动胡椒磨和食盐研磨器。他们好像还挺高兴的。什么鬼东西都是。

*亚马逊电视棒(Amazon Fire Stick):亚马逊于2014年10月27日发布的产品,移植了亚马逊电视盒子Fire TV的主要功能,可以直接插入到高清电视的 HDMI 接口。它支持播放来自亚马逊、Netflix 等的视频,可以播放简单的游戏和来自本地网络共享的流媒体。

我们在电视机前默默地吃晚饭,姨母来喝了一杯热葡萄酒。我就进屋看我的自杀小队,又看一遍。所以现在早就过了午夜,我躺在床上想着干点什么。早知道我就应该先撸一发,再看一部电影。

事实上我相当生气。我收到学校朋友送我的礼物。倒不是什么大礼。David 送我一个巧克力圣诞老人,说它看起来像一个大丁丁。Marlon送了我之前我们说起过的头戴式耳机,毫无疑问让他大出血了一回。我给他买了Isak和even纪念衫,他很喜欢,整天都穿着,有照片为证。我自顾自笑了,又跑去看他的Snapchat。他完全是个疯子,疯得无药可救。

最让我生气的是H。这是他妈的圣诞节啊。他本应是我最好的朋友,最亲密的伙伴。但是他竟然连个礼物都没有,而且他甚至都没来个短信说:抱歉我他妈的四天没联系过你了,抱歉我是笨蛋。这都没有,好吧,我想那就这样吧。我和H之间就此结束了。他烦我了,厌倦我们之间的关系了。他不喜欢我,他根本就不想和我在一起。我好想打人啊,我真的很生气。我写好了几段长长的信息,说他是个混蛋,告诉他去死吧。虽然我一条都没发出去。

屋外的动静让我在一瞬间有点呆住了。奥斯陆市中心一般没什么野生动物,所以屋外很可能是什么人,或者一只超级肥猫。不过奥斯陆好像也并没什么肥猫。前门那里倒是有钥匙,花园里传来更多翻东西的声音。

我从床上稍微坐起来点,想着最糟糕的情况。床头灯开着,我手里攥着手机。我可能应该去拿我的棒球棒,或者拿把剪刀之类的用来自卫。我想光靠我的iPhone显然是不足以赶走一个不速之客的。即使在这个圣诞节的前夜,这个小偷可能喝高了或者怎样。爸妈在房子的另外一头熟睡,所以我相当于孤军奋战。


我和H面面相觑。他正站在我家门廊踢掉鞋子,看起来很狼狈,就好像是跑过来的。

“Hey”我说。好吧,我他么该说什么呢?谢谢他不是一个磕嗨了的要用花园里的铁锹杀掉我的坏人?

“Hi”他小声嘟囔道。他脱掉毛衣丢在他背包旁边的地上。他TM还带来了他的背包,就好像他要在这待上一段时间似的。然后他脱掉牛仔裤,还有袜子。我还蛮享受着个情景的。好像在说“继续啊,都脱掉”。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走到了床边。我往边上挪了挪,掀开被子让他钻进来。他拽过来毯子盖在我们俩身上。

“我好喜欢你的床啊。”他躺在我身边说。

我想冲着他大喊大叫。但是我竟然看着他傻乐,还有点不知所措。

“你这周到底是他妈的怎么了?H,我做了什么吗?”我几乎是在自说自话。

“你没有。”他伸手抚摸我的脸颊。

“你去哪儿了?”活像个跟踪狂,我得过过脑子再说话。

他叹了口气,转过身子,我们俩个都侧躺着,面对面。他的手还在我脸上轻抚着,让我莫名地有点想哭。讨厌的情绪。我会记着这种感觉,下一次在摄像机前用上。“我想试试看我能不能过几天没有你的生活,看看行不行。”所以感觉怎么样呢,H?”我的声音里充满了压抑着的愤怒和挖苦。

“糟糕透了,T。你可以看出来,我步行到这。在这个破天气里走了45分钟。因为我忍受不了身边没有你。因为我想你,想睡在你身边。”他吞了一口唾沫,眼眉低垂,摆弄着我T恤的衣领。

“我没法给你买礼物。我尽力了,但是没有什么合我的心意。真的好难给你买礼物啊。”

“没事,别担心。” 对,是我说的。没做什么争论。我想像个四岁孩子一样大喊大叫,任性发脾气,我他妈想要一个圣诞礼物。而我并没有,我只是把他面前的一缕发丝拨开。

“我觉得我能给你点别的东西来代替,如果你愿意的话。”他盯着我,眼神无比的赤诚,甚至有点让人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手还停在在他面前,抓着他的头发。他用胳膊肘支撑起身子,手环到我的脖子后面,我差不多猜到他想做什么了,但是我莫名地不敢呼吸。他看着我,我看着他,然后他就那么做了。


他倾身吻了我。

他轻轻的用嘴唇触碰着我,仿佛是在探寻我会打他一巴掌还是回吻他。我回吻了他,放任着自己。我是如此渴望再次亲吻他,如此渴望和他在一起。如此渴望,所有的事。我推倒他让他仰躺在床上,然后爬到他上方,用我的牙齿撕扯着他的嘴唇,急不可耐地纠缠他,品尝他,啃咬他。他双手插入我发间,把我向下按。当他的手探入我的T恤内,轻擦过我胸口的时候,我克制不住地发出了一些蠢声音。这不只是个吻。这已经远远超过亲吻了。我不认为我可以让自己停下来。我再次吻向他,用力地,拽着他的T恤边缘。我需要他赤裸着身子。我只想要那种肌肤相贴的感觉。那份温暖。

衣服散落了一地。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我用一只手拽着他的内裤边缘,另一只手拉扯他的头发,这样我才能亲吻他耳前的皮肤,才能顺着颈侧一路舔舐下去,才能品尝到他那性感的要命的锁骨。我想我可能在那里留下了一些印记。在我吸吮他的皮肤的时候,他呻吟着在我身下蠕动,试图扯掉身上的最后一点衣物。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脱掉我的裤子的,但我的下体硬挺着,没有一点遮挡,抵在H的腹股沟。我可以感觉到我身下的他也又硬又热。光是想到他浑身赤裸的和我一起裹在被子里我就兴奋不已。我默默地在心中制定了一条新的规则。从今以后我们在床上的时候应该一直光着身子。没有什么能比的上这种感觉。

H抱着我一同滚到我那侧,变成了他在上方。他的手爱抚着我的臀部,上上下下地抚摸着,一点点爬到我的股沟。他一边亲吻我一边低声说:“这样可以吗?我可以这样做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贴着他的唇呼吸,用舌头翻搅着他的,慢慢地舔舐、品尝。我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呻吟,我猜又是我。H上下移动着手指丈量着我硬挺的长度,我克制不住的用胯部去蹭他。我脑子一团浆糊,完全不知道我想要些什么。他开始摆动胯部,快速地重重地撞着我,让我们的小腹紧贴着摩擦。这感觉不仅是好。这简直太TM棒了。我匆匆环住他的肩膀,用尽浑身力气抓着他。然后我抬起腿,缠上他的腰。

我们相互磨蹭,动作激烈。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会发出那些呻吟声。他拉扯着我的头发,吸吮我脖颈的动作重到我觉得我可能会流血。我亲吻着他。他亲吻着我。温度一点点升高。我们都硬的要爆炸。我告诉他我太爱他了。我告诉他他是我的。我告诉他我永远不会放手。我告诉他让他忘掉LA,因为我才不会放他走。他对我耳语,说我很美,说他多么想要我,说我有多性感多吸引人。

房间里充斥着潮气、汗水、热度。这里有H,这里有我,除了这些我看不到任何东西。他顿住了几秒,然后发出了一声重重的、仿佛要死了一般的呻吟。那一瞬间我觉得他好像真的要死了一样。我可以感觉到他下体的脉搏,可以感觉到溅在我腹部的温热的液体。我的身体颤抖着抽搐着,然后他捧着我的脸低语:“T,射出来,射给我,让我看着你”我用最快的速度挺动我的胯,他射出的液体让我滑动的更加顺利。然后我重重的摔回床上,眼前一片漆黑。我能听到有声音叫着他的名字。我不太确定那是我。

在这之后,我世界中就只剩下他一个。

我被床头灯晃的不停眨眼。H让我蜷在他怀里,我的脸紧贴着他的胸口。他轻柔的啄吻落在我的发间,同时抚摸着我的后背,在我的肩胛一下一下地画着“8”字。他拉高毯子,让我能整个人暖洋洋的缩在里面。“你还好吗?”他轻声问。

我喃喃地说了句什么,听起来像“ughth”

我知道他在笑。我可以听出他声音里带着笑。“圣诞快乐”

我几乎没有力气回应他,只能亲了一下他的胸膛。我可能留了点口水。身下的毯子又湿又冷,但是我完全不在意。

H伸手关掉了灯,然后我们陷入了安眠。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58 )
热度 ( 533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