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Skam同人文】Dead Man Walking-Chapter 4

✨Twenty One:本篇两个人的视角都有。(原作者已经更新到第7章了,等不及的可以点下面原文链接看。)希望单身的小天使们👼在新的一年都能找到自己的even/isak,陪你们,在每一个21:21。🌃我们,明年见啊~🙊

简介▶

此文是现实向的Evak文,每一章会以T(饰演Isak的Tarjei Sandvik Moe)与H(饰演Even的Henrik Holm)的两种不同视角来描写现实世界的故事。

原文链接▶ Dead Man Walking

传送门▶

💚Chapter1 💙Chapter2💚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Chapter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BGM▶Flares-(The Script)



 

Chapter 4 Flares (希望之光)

  H

我真的不想知道T在想些什么。他看起来很困惑,还有要人命的不安。 我已经决定了,不和T做什么尴尬的事。所以,我把他推到床上,从被扔在地板上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他在被子下动着,假装看着他手机上的东西。

“我是否该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边问,边打开笔记本电脑。

''不。还是不要了。Sorry,”他还在手机上搞些什么,避开了我的目光。

“你知道,你可以告诉我的,如果你需要的话。如果你不想告诉我,那也没关系。只要你没事就好。”

我在胡言乱语。我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告诉T,那些所有我觉得我需要告诉他的想法。就好像我脑中的这些想法倾泄而出,而我需要告诉他,只是因为我知道他会懂我。我知道,对我觉得有趣的事情,他会笑。我知道,对我认为重要的事情,他会考虑并和我讨论。我知道,在某个时候,我需要坐下来,然后把所有这些关于他的感情倾泄而出。随后他要么会跑出一英里外,要么不再和我说话,又或者,我希望他会给我一个拥抱,告诉我这都会过去。我希望他会做些其他我意料之中的事。不知怎的,了解T绝非易事。

我们花了这么多时间互相演戏,让我觉得我们几乎不再知道什么才是真实的了。

“我知道的,”他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我把他的咖啡递给他。 “谢谢刚救了我啊。”

“你慌张的时候特别可爱。”我对他咧嘴笑了,T锤了下我的手臂,也笑了。

 

我躺在他旁边,加载着下一集《绝命毒师》。我们看到第4季了。难以相信我以前从未看过这部剧,直到T让我和他一起看。他说如果没看过这剧,真是要被判死刑了。于是我同意了,一部分原因是我喜欢我们这样子,一起偎依在床上,T的头靠在我的肩,而我按下播放,片头开始,我喝一口咖啡然后坐定。T则靠着床头往下坐了坐,拉起被子,我就可以把腿放在下面。然后我们就开始看剧。一切都很好。

只是后来,当我翻覆难眠地躺着,脑中一团乱麻,我想知道T到底在想什么。 而T已经侧着身子睡着了,他的下巴放在我的肩上。他快感冒了,在熟睡中轻微抽动了下鼻子,在笔记本电脑屏幕的柔光下,他看起来是那么年轻。

 

我们从不会在拍摄时过于兴奋,或是分不清现实。不太可能会。没有那样的气氛,尤其在我头上不远处,就吊着一个吊杆话筒;视线前方,镜头像一个诡异的奇妙装置悬在半空;当然,下方还有一个手持摄影师,摄影师的手肘,近到可以戳到我的肋骨。我如此专注,想把戏拍好,跟着指示的同时,还要看起来像疯狂地陷入爱情,欲火焚身。一切都很紧张,而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在镜头前吻T并不难。在拍摄间隙,我们也笑个不停,以至于被训斥别再动了,造型师还得整理我们的衣服,让我们看上去和之前的镜头里一样。总是有手在我们身上梳化整理,有人和我们说话。和T合作其乐无穷。他有趣,亲近,可爱。我太感激我们仍在这里,仍然亲密。我伸出手拨开他脸上的卷发。我希望我有勇气告诉他,他仍然是我的宝贝。

我抓过他的手机设好闹钟,他如往常一样忘了。笔记本电脑顺势闷声滑下床。地板上太多杂物,所以肯定掉在衣服之类的什么上面。预计可以存活。我俯身偷偷亲吻他的额头,轻轻一啄,轻到我的唇刚能碰到他的皮肤。他没有动,只是抽了抽鼻子然后继续睡着。

我想知道,当时他怎么就有了反应,他当时在想什么。我不该问,不该知道。我只希望他明白他的想法,也希望他可以理清我的想法。我希望的事太多,多希望我能有勇气告诉他。

 

我们之间冒过险。在夜里我们接吻时,我们练习时,我们吻得又深又激烈,略带绝望地痴缠着对方。我情不自禁。我可以一路吻过他的下巴,感受他的胡须扎着我的唇,所以,我就在他皮肤上吮吸出一连串吻痕,只留在他的脖子上。然后他会发出那种,轻微的呻吟,那种绝望到近乎窘迫的声音,然后好像要推开我,手指又胡乱地伸进我的头发,把我拉下来吻他。然后我试着,噢上帝我试着不去胯部相抵互相摩擦。然后我顺理成章地失败,我们喘息的热气喷进彼此的嘴里,双手钻进彼此的T恤,抚上后背,肌肤相亲。我们从不脱光衣服,我们从来不会到那一步。当我头脑迷失在情欲里的时候,我会向他倾诉许多事情。我想对他做的事情,我想他对我做的事。他会在我耳边耳语,那些话语都蚀刻在我脑海里。

我蜷曲着身体抱着他,让我的鼻息刚好抵在他的额头。当我睡着,我焦躁不安,难以入眠。


 

  T

H一定是替我设好了闹钟。谢天谢地。我起床洗完澡,走之前草草吃了一片面包。

H还在蒙着羽绒被酣睡。 他今天不用工作,所以我就没有打扰他。他知道家门的备用钥匙藏在花园的哪个角落,知道怎么开启房子的防盗警报。他知道很多事情。他知道很多关于我的事情。想想其实还蛮奇怪的。我在学校里的那些很好的朋友他们都认识我很多年了,但是还有很多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们。我认识H几个星期而已,却把内心那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鬼东西通通告诉他了。

我收拾书包的时候,东西散落在地毯上,然后我试图在地上找到一双干净的袜子。

我得找时间收拾一下这里,但是看起来我在家的时候,H就和我在一起,然后我们就出去玩,要么就是我在H家,最终我的房间越来越乱。我至少应该换一下床单,但是那上面有H的味道,我还蛮喜欢的。好在我爸妈不进来,从来都不。

爸爸起床了,正站在厨房边煮咖啡,边用iPad看新闻。我把另一块面包片上涂上黄油和奶酪,递给我爸,换来一杯咖啡。

“H还在?”我爸问。

“睡着呢。”和我爸说话总是超不过半句。

“我们喜欢H,我和你妈妈都是,他是个好孩子。”我勒个去。我爸又说起这个话题了。

“是啊。”我回答。把一块奶酪塞进嘴里。祈祷我爸的晨间散步时间到了。

“他喜欢你。你知道的,这是个好事情。”

噢!我去,我祈祷能来个什么打断这一切。地震也行啊。神秘的灰岩坑。对,这个可以有。为什么咖啡机不能在你需要的时候爆炸呢?不用太严重,就来一下就行。

“并不是那样的。”我说,在这个半句话的游戏里彻底失败。

“我不傻,Tarjei。我眼睛和耳朵可是好得很。”

我开始把奶酪切成小块,就好像我的生命都附在上面。我正用奶酪建着一个滑雪坡,而你要知道这在挪威可是严重的罪过。要尊重奶酪。

“注意奶酪,Tarjei。”爸爸警告道。

我停下来,就站在那,然后研究放在橱柜上的保鲜膜,盯着我眼前那一堆切碎的奶酪。

“不管怎么样,我们爱你,我们爱H。所以只管去做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就只是在那吞口水,然后僵硬地笨拙地把奶酪送进我的嘴里。

“你们这些小年轻怎么说的这话?这很‘酷’?”

我挤出一丝笑意。“是的,爸爸,这很酷。”

他伸手揉揉我的头发,端起咖啡离开了房间。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48 )
热度 ( 388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