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ntyOne

21:21, u and me.
weibo:
@ShaunEvans
@TwentyOneuandme

【21授翻Skam同人文】Dead Man Walking-Chapter 3

✨Twenty One:今天这一章大家先拿好车票上车,我们正常行驶。具体第四章会不会突然飙车,我们都要一起等原作者更新才知道奥。是的,目前这篇文章只更新到第三章,那明天我们发什么呢,明天你来了就知道了嘛。😏

简介▶

此文是现实向的Evak文,每一章会以T(饰演Isak的Tarjei Sandvik Moe)与H(饰演Even的Henrik Holm)的两种不同视角来描写现实世界的故事。

原文链接▶ Dead Man Walking

传送门▶  

💚Chapter1 💙Chapter2💚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Chapter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授翻合集▶

【TwentyOne21】短篇合集

【TwentyOne21】中篇合集

【TwentyOne21】长篇合集

🎵BGM▶Man On A Wire-(The Script)

 

Chapter 3 Man On A Wire(走钢索的人)

T

我们走回家之后雪就停了。天气冷得要命,积雪在我们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每次的呼吸都在我们面前制造出一片云雾。

“你有从Skam剧组那里听说什么吗?”H问。

“没有,我猜他们会一起通知吧,上次就是这样。”

我们都很担心下一季的情况。Skam剧组总是到最后一秒才会宣布他们的计划,我们也不知道Isak和Even会不会继续出现。这种感觉很可怕。

“我还是觉得他们会让我们去美国来个间隔年或者什么的。”

我勉强地笑了一下。

“你认为我们会再来一次?就是...他们会怎么讲我们的故事呢?”

他耸耸肩。

“如果他们以Even的视角来拍,他们可能得让我去你家,或者把我的家人都请出去,否则Marlon可能再也不跟我们说话了。”

我们都笑了。我们之前告诉Marlon说我们在他家拍摄的时候,在他的床上拍床戏,他的表情变得超级搞笑。他说他没法再在床上睡觉了,闻起来有Sex的味道。他当然是在开玩笑,但是我大概懂H的意思。

“你能想象在Marlon那个床的上铺上啪啪啪吗?”

他笑了。“握草,大概会很烂吧。难怪Marlon从来不带对象回家。估计那床也会叫起来。”他发出搞笑的吱吱声,我们俩都笑起来。

和H在一起还是很放松的,就我们俩。我们沉默着往前走,不过没关系,气氛并不尴尬。如果我再勇敢一点的话,我可能会去牵他的手,但是我其实不大知道我们俩的界线到底在哪。

“你觉得如果我们不拍下一季的Skam,我们还能保持朋友关系吗?我的意思是……”我有点磕巴。这是个有点荒谬的问题,但是我不确定我有勇气说出真正想问的话。

他以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我。好像在说“你是在开玩笑么?”

“你什么意思?我们是朋友啊,不是吗?”

是啊,你个混蛋,你懂我在说什么。他在“避重就轻”。我知道,我每天都跟我父母这么玩。

我没回答,我只是看着他,等着。

“我希望我们还是朋友,除非你因为我总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厌烦我了。”他低头盯着脚下。

“H”我用恳求的声音说道,“我永远都不会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知道的。”

“这样就是有点……你懂得。”他把帽子拉下了盖住耳朵,揉揉鼻子。

“奇怪?”我说,声音里有点嘶哑。

“我们发誓不要让我们的关系变得奇怪。你答应过我,我也是。所以,别让它变得奇怪。”

“我不会的。”我的手顺着他的衣袖下滑。“如果我们不怎样就不会奇怪的,所以我们就放轻松然后一块出去玩可以吗?”

我的手指触到他的手,我轻轻碰了他一下,我希望他会握住我的手,但是他没有。他只是用手臂环住我,在我脸上种下一个吻。然后我们又继续沉默着向前走。

**************************

我妈妈做了肉丸子,我的最爱。H做着和我完全一样的事情,在肉丸子上盖上土豆,完全盖好之后加越桔酱然后浇上肉汁。虽然颜色会变成让人接受不了的灰色,但是吃起来却像是回到梦中童年时候的那个夏天。我爸爸说我们幼稚,还抱怨我们及其缺乏餐桌礼仪,然后我们俩都笑了。

我爸爸和H总是这样,他们好像从第一天认识就有默契,毫不手软的互相调侃。我爸会说一些烂梗,问H是不是刮风了,能不能在好天的时候看到霍尔门考伦*那里的人跳雪。H就全然无所谓然后说一些老年人的笑话来回击。他伸手扶住我爸,帮他站起来,然后说我们应该有礼貌的对待老年人。我爸39岁,虽然他看起来很年轻,穿着也很时尚,但他借我的衣服穿来赶时髦这种事还挺尴尬的。

爸爸其实很喜欢有人陪伴。而我不像H,我不会花太多时间陪着父母。在他家,他们会花好长的时间来谈论政治、饮食还有些七七八八的事情,有时候会让我感觉自己有点蠢。我爸和我就是相互抱怨,然后偶尔努力坐在一起看看电视。我妈妈也很喜欢他,她就像个超龄的迷妹,坐在那微笑的盯着H看。我有时候拿起一张面巾纸假装擦擦她嘴边的口水,就会让她有点害羞地咯咯笑起来。她很喜欢H,当然,我不是在指责什么,因为我也喜欢他。

他整晚都没看我一眼。他坐在我旁边,我们在那闲聊,但是他始终没有看向我。我想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他的脚在轻推我的脚,他是故意的。而我的想法又开始有点荒谬了,因为我的思绪开始飘忽,跟不上对话的节奏,所以我又开始想关于sex的事情,而且是和H一起做。吹箫什么的。我想知道他那里尝起来是什么感觉。我在桌子下面硬了,所以我没法站起来,我害怕妈妈的目光,怕她说出“去吧Tarjei,清理一下桌子然后拿一下咖啡。”那就我暴露无遗,多尴尬。我的欲火完全被撩起来。

然而,她理所当然的这么做了。“Tarjei,去拿一下咖啡,亲爱的。”

那一瞬间我像个白痴一样愣在那,尴尬的红着脸,惊慌失措看着她。我能感觉到,我的脸红得发烫。

“Tarjei?咖啡?”妈妈看起来有点困惑。H以一种看起来有点可笑的困惑的表情看我。爸爸则还在和H说话,完全没有察觉。

“咖啡?”我突然冒出一句。我推开我的椅子,握着越桔酱的瓶子挡在身前,几乎是小跑到橱柜前。我听见H努力控制着不笑出来。我知道他明白发生了什么。我擦,现在这样好难堪。他站起来,把我们的盘子递过来,我双手颤抖着打开咖啡粉的罐子。

“你需要帮忙吗?”H问,他的声音里满含笑意。我太明白他想说什么了,他对于这种下流的含沙射影简直是专家。

“不用了,我能弄”我怒声说“咖啡快好了。”

“我们要把它拿下去,还是说...你想...拿到楼上去??”完全的挑逗和讽刺。

“混蛋,”我嘟囔道,同时孩子气地将咖啡粉舀到咖啡机里。把咖啡粉搞得到处都是。

“你还是我?”他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使劲打了一下他的手臂,他又笑了起来。

“你能帮我拿一下牛奶吗?在上面的那个?”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无辜而冷静。

“不是……下面……那个吗?”他轻易的就撕破了我的无辜。

“这真是个万能的乳制品,你同意吗?”我故作冷静。

“口感细滑凉凉的,但是热的时候也很好喝。而且会起泡沫。相信我,我了解我的……液体。”

我看着他,死命撑着不要笑出来。

“那你想要你的……液体是什么口感呢,先生?加冰?”我故意这么说,而我的脸又再一次烧起来。因为他盯着我看,好像要把我吃掉。相信我,我知道这种表情。我花了好久的时间练习,看过太多了色情片,然后尽量让它看起来真实。

 

我们就站在那,用眼神意淫着对方,但是要不是我爸妈就坐在两米外的餐桌旁,我大概会扑上前吻住他。我不知道他只是在调情还是认真的,但是我的下面再一次硬起来。我抵住橱柜,希望没人会发现。但是H发现了,他当然会发现。他俯身端走了咖啡,留我在那里顶着橱柜门,努力让自己想一些诸如《天线宝宝》和《粉红猪小妹》之类没有什么性隐喻的蠢东西。

我悲催的失败了,H又走过来,从橱柜里拿出杯子,倒牛奶,然后在倒咖啡之前问我爸爸要不要来点威士忌。他和我们毫不见外,我又有点走神,脑海里想着这样的画面。如果他是我男朋友,如果我们正式交往,应该就是这样吧,轻松又有爱。除了眼前这个难堪之外。

他一点忙都不帮,反而站的更近,更亲密。探过身子拿糖的时候他的呼吸冲击着我的脖颈。他一直看着我,我吞口水的时候盯着我的眼睛。

“你们介意我和T一起去他的房间喝咖啡吗?”他突然问我的爸妈。“我们想看个东西,我们之后会洗餐具的,就先搁在这就好了。”

我妈妈笑着让我们去,说她会处理好的。告诉我们想看什么看什么去吧。

H很有礼貌,轻吻了我妈的脸颊,给了我爸一个击掌。而我像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以最快的速度放下我爸妈的咖啡,还溅到桌布上,然后溜之大吉。

我真是个白痴,我在想什么?我站在卧室中央,剧烈地勃起。

我最好的朋友端着两杯咖啡进来关上我背后的房门。

Fuck me.Oh for fucks sake.

 

*译注:霍尔门考伦跳雪台(Holmenkollen Ski Jump)奥斯陆的北郊屏障霍尔门考伦山是世界最著名的滑雪圣地,也是挪威人的滑雪乐园。它位于奥斯陆东北约13公里处,海拔371米,风景优美。对滑雪爱好者来说,“霍尔门考伦”就如同奥林匹克那样亲切神圣,几百年来,在这举行过数不清的滑雪比赛,培育出无数的滑雪名将。(文字来源于网络)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60 )
热度 ( 429 )

© TwentyOne | Powered by LOFTER